敬姜論勞逸    國 語
  公父文伯退朝,朝其母,其母方績,文伯曰:「以歜之家而主猶績,懼干季孫之怒也。
其以歜為不能事主乎?」其母歎曰:「魯其亡乎?使僮子備官而未之聞耶?居,吾語女。昔
聖王之處民也,擇瘠土而處之,勞其民而用之,故長王天下。夫民勞則思,思則善生;逸則
淫,淫則忘善;忘善則惡心生。沃土之民不材,淫也。瘠土之民,莫不嚮義,勞也。
  是故天子大采朝日,與三九公九卿,祖識地德,日中考政,與百官之政事。師尹惟旅牧
相,宣序民事。少采夕月,與大史司載糾虔天刑。日入,監九御,使潔奉禘郊之粢盛,而後
即安。諸侯朝修天子之業命,晝考其國國職,夕省其典刑,夜儆百工,使無慆淫,而後即安
。卿大朝考其職,晝講其庶政,夕序其業,夜庀其家事,而後即安。士朝受業,晝而講貫,
夕而習復,夜而計過,無憾,而後即安。自庶人以下,明而動,晦而休,無日以怠。王后親
織玄紞,公侯之夫人,加之紘綖。卿之內為大帶,命婦成祭服。列士之妻,加之以朝服。自
庶士以下,皆衣其夫。社而賦事,蒸而獻功,男女效績,愆則有辟。古之制也!君子勞心,
小人勞力,先王之訓也!自上以下,誰敢淫心舍力?
  今我寡也,爾又在下位,朝夕處事,猶恐忘先人之業。況有怠惰,其何以避辟?吾冀而
朝夕修我,曰:『必無廢先人。』爾今曰:『胡不自安?』以是承君之官,余懼穆伯之絕祀
也?」
  仲尼聞之曰:「弟子志之,季氏之婦不淫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芳祥書房 的頭像
芳祥書房

芳祥書房

芳祥書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