襄王不許請隧    國 語
  晉文公既定襄王郟,王勞之以地。辭,請隧焉,王弗許。曰:「昔我先王之有天下也,
規方千里,以為甸服。以供上帝山川百神之祀;以備百姓兆民之用;以待不庭不虞之患。其
餘以均分公侯伯子男,使各有寧宇,以順及天地,無逢其災害。先王豈有賴焉?內官不過九
御,外官不過九品,足以供給神祇而已,豈敢厭縱其耳目心腹,以亂百度。亦唯是死生之服
物、采章,以臨長百姓,而輕重布之,王何異之有?
  今天降禍災於周室,余一人僅亦守府,又不佞以勤叔父,而班先王之大物,以賞私德。
其叔父實應且憎,以非余一人。余一人豈敢有愛,先民有言曰:『改玉改行。』叔父若能光
裕有德,更姓改物,以創制天下,自顯庸也,而縮取備物以鎮撫百姓。余一人其流辟於裔土
,何辭之有與?若猶是姬姓朼也,尚將列為公侯,以復先王之職,大物其未可改也。叔父其
懋昭明德,物將自至,余何敢以私勞變前之大章,以忝天下。其若先王與百姓何?何政令之
為也?若不然,叔父有地而隧焉,余安能知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芳祥書房 的頭像
芳祥書房

芳祥書房

芳祥書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