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踐高雄校區
(實踐大學高雄校區,謝孟雄董事長攝影)

  雖然剛結束近四十天的寒假,但同學們似乎還想讓假期一氣呵成的繼續下去。二二八連續假期進入第三天,星期一的校園內空空盪盪,靜得只剩下窗外的蟲鳴鳥唱,還有山風穿過後山竹林時,沙沙作響的聲音。
  九點整,鐘聲響起。九點十分,鐘聲再響。「今天不是放假嗎?」心中納悶著。殊料,十點、十點十分,十一點、十一點十分,鐘聲忘了連假,依舊照表操課,但老師拉開嗓門、學生喧鬧嘻笑的聲音,全都躲進假期裡,未曾循著每個整點的節奏,如同平日般升起、落下。孤獨的鐘聲少了師生們的陪伴,像極了失去樂團團員的指揮家,雖然一個人兀自面對冷清的舞臺,卻仍賣力的揮動雙手,忘情演出。
  中午,穿過校園來到唯一營業的餐廳「西班牙廣場」。老闆娘問起:「你不是那位常和大陸學生在一起的老師?」我笑著回答:「是。」很快的,我們聊了開來。這才知道,原來許老闆也是讀中文系的人,民國七十一年畢業於華岡。巧合的是,我們皆曾經是陳新雄老師的座下學生。當然,更多的是許老闆的前後期同學,正是我所敬重的師長。正因為同為中文人的親切感,我們聊得特別開心。
  相談甚歡之際,老闆娘已將炒飯作好,裝進我帶的便當盒裡。她說:「老師還有帶碗喔,我給你一碗清湯。」我連連稱謝。怎知道端出來的,竟然是一碗加了海帶、豆腐的蛋花湯!
「老問娘,這不是清湯啊,蛋花湯多少錢?」
「不用錢,不用錢,我們請你!」
「這怎麼可以!」
  說完,我放了二十元在櫃檯上,便和他們兩夫妻道別。四天連假沒有回家,在快要斷糧的危急存亡之秋,西班牙廣場的老闆娘真有如《史記.淮陰侯列傳》裡的飯信漂母。她那碗的熱湯,驅走早春涼意與孤獨。用餐時,深覺這碗加了濃濃人情調味的蛋花湯,特別的鮮美可口。也許,在連續假期的校園裡,鐘聲的孤獨和蛋花湯的鮮美,都是讀中文系的人才能品嚐的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芳祥書房 的頭像
芳祥書房

芳祥書房

芳祥書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