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歷史人文之外,宿霧、薄荷的自然風光更是引人入勝。短短一天半,我們可以登臨山丘,極目遠眺;可以於平坦寬闊的河上,乘一葉扁舟順流而下;可以遊走於海陸最柔美的界線。

P1060463.JPG
(眼鏡猴)
P1060491.JPG
(巧克力山,神仙世界的土葬場)
巧克力山.jpg
(確實頗像)
  我們一行人包了輛車,往薄荷的山林裡出發。路途中,我們在一處眼鏡猴園下車。說是「猴園」是有點抬舉它了,其實那只是間鐵皮屋,裡頭養了數十隻眼鏡猴。我們與其是來看猴子,不如說是被帶來買紀念品的。話雖如此,這眼鏡猴確實值得一看。不到巴掌大的小小身軀,攀著樹枝,全身拳縮成一團咖啡色肉球。兩眼總是半開半闔的,似乎永遠睡不飽的樣子。不定睛細瞧,真是無法發現隱藏在交錯縱橫樹枝中的它們。隨後,我們驅車前往巧克力山。我們登上制高點,極目遠眺,眼前盡是一座座小山丘,真是像極了「賀喜」巧克力。綠色的不知名植被,是脆脆的糖衣。糖衣底下,包裹著香香濃濃的巧克力。用力咬一口,疑?!怎麼是顆土饅頭?!?這無邊無際的小山丘,原來是神仙世界的土葬場。沒有墓碑,沒有十字架,更沒有鮮花照片;不需要儀式,不需要眼淚,更不需要身前契約,只有一座座隆起的土堆。人死後變成了神,那麼,神死後呢?

  P1060504.JPG P1060516.JPG
(與替代役弟兄同遊寬闊的LOBOC河面)

  沒有招魂的儀式,率性的向死後的神靈道別,我們來到河邊。登上一葉扁舟,船上已有飯菜備著。胡亂吃了一陣,半飽之際,小船這才向上游啟航。清風陣陣,好似雙情人溫柔的手,我閉上眼睛,讓她恣意地由鼻尖環抱至頸後。水波不興,柔柔的風兒只能吹皺一身輕薄夏衣。我幾乎不覺得自己穩坐船中,而是雙腳漸漸離開甲板,憑虛而起,御風而行。正在登仙羽化當兒,船客演奏起吉他,唱出輕快的美國鄉村民謠,把我拉回現實。首首民謠,我不能句句唱和,卻也能隨著節奏搖擺身軀。遇到熟悉的段落,啍啍唱唱,雖嘔啞難聽不成調,卻頗能自娛。兩岸無邊無際的綠色走廊向河的另一端延伸,眼前這才覺得到了盡頭,轉個彎,又是無止盡的綠向前翻滾。一千年前赤壁邊上的風與月,一千年後薄荷島上的清風與綠意,皆是「造物者之無盡藏」,供人盡情採擷。千年前的蘇子與客得以乘興而往,盡興而歸,甚而「不知東方之既白」。然而,千年後的我們,卻受限於套裝行程的安排,只能匆匆地結束。造物者的博大與無盡,千年來沒有改變,改變的是遊人的心境罷了。

P1060640.JPG (處女島「PUNTOD Island」海陸之間最柔美的界線)

處女島上跳躍.jpg (處女島上跳躍)

兩種曲線
(兩種曲線)

P1160125.JPG
(弟兄們處女島合照)

  其實,對於菲國人民而言,真正的「無盡藏」應該是那廣袤大海。由七千餘座島嶼所組成的菲律賓,大海是造物者對她最大的厚愛,最溫暖的環抱。對於人文歷史遺址,我總對她懷抱著敬意與溫情,而親近大海則不需要預作功課、察考典故;對於自然奇景,我總想探究她的具體成因,藉以了解大化流行之巧妙,而漫步在細白沙灘上,只需要把全部的心思放在腳底上,感受那綿密的溫柔。在散落在薄荷與宿霧外海眾多小島中,我最愛的是有處女島之稱的「PUNTOD Island」。理由無他,全在於那沙灘與大海所呈現的醉人弧度,這是我所見過,海陸之間最柔美的界線。這時儘管從眼前走過身材誘人惹火,曲線玲瓏有緻的比基尼女郎,我想任何人皆不願再瞥見一眼,而會將雙目緊緊的鎖著這弧度。欣賞這樣的曲線不用遮遮掩掩,儘管大大方方的讚嘆,甚而可以一親芳澤,溫存半晌。任憑人們遊賞其間,這柔美的界線將永保處子之身,正如她的名。

處女島上陽光猛男
(感謝大家看到最後,不能免的還是要來張陽光沙灘猛男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芳祥書房 的頭像
芳祥書房

芳祥書房

芳祥書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