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週一次到研究院報到,通常都是獨來獨往。

今日中午將博論最後一部分交寄怡良師後,到活動中心吃飯。

沒想到巧遇韋哲。

他的瀟灑性格和以前一模一樣,全然沒有因為到了生活步調壓的人喘不過氣來的台北而有所改變。

「只是來逛逛」是他告訴我,今天到研究院的理由。

和韋哲一起吃飯。一年多前,這樣的場景,可能發生在打球後的小茂屋、千香。

今天卻在中央研究院的活動中心。
                                                                               
聊得話題也學術起來,一下是漢初黃老,一下是出土文物,不再是籃球、美女。
                                                                               
最後,我們在文哲所前道別,相約交博論後打球。
                                                                               
「再找欣仕吧」 我們說
                                                                               
打球的人沒有變,只是地點不再是光復球場了。
                                                                               
我們真的都長大了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芳祥書房 的頭像
芳祥書房

芳祥書房

芳祥書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