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祿盃馬拉松
(丹轆大學的體育老師John。天啊!!好可怕的魚尾紋啊~~~,我真的老了)

  服役這段時間,我依舊維持著每週打籃球運動的習慣。之前總是在菲國一般社區、公園裡,和三輪車司機、青少年打成一片。無奈,這些地方的場地實在令人不敢領教。滿地沙土,讓人無法自由的做動作;滿是坑洞、積水的場地,總讓球產生不規則彈跳;更有甚者,時時穿過球場中心的三輪車、吉普尼車,則更讓人打得提心吊膽,深怕飛來橫禍,打球打到被車撞死。

  有回我實在忍受不了,於是嘗試到位於市中心的「丹轆大學」找機會,看看是不是和台灣一樣,校園是自由開放的空間,可以讓人隨意進出運動。果不其然,菲國並沒有這樣的習慣,門口的警衛把我擋了下來。當說明來意後,我看他面有難色,心中本不抱什麼希望。好在,一位先生走了過來,經過他們一陣溝通後,他領著我走進校園。原來,他是丹轆大學的體育老師,名叫John。他把我帶進丹轆大學的室內體育館。我當時嚇了一大跳,我原本只想找個正常一點的室外球場運動的。場館內有人在練習跆拳道,也有人在跳舞,籃框則還空盪盪的。我疑惑的眼神與口氣傳達了強烈的不安與歉意,他則笑笑說沒有什麼。我開始投籃熱身,三三兩兩的學生被聲音吸引了過來。那個下午,我享受了平坦安全的籃球場。

  之後幾個星期,我總會約John一起打球運動,地點是他們家附近的球場。打完球後滿身大汗,John會邀請我回到他家,見見他八歲的女兒,喝杯水休息一下再回去。當我第一次拜訪他家時,他看我全身像淋了大雨一般溼透,甚至拿了件乾淨衣服給我換。他笑著說:「要是這樣上吉普尼,司機會要你下車的。」

  日前,他邀請我參加美祿盃路跑。我特地起了個大早,五點半趕赴路跑會場。天還沒完全亮,馬路上已滿滿都是青年學生。好不容易找到Joho,他已為我保留了號碼牌、衣服。五公里的路程跑完,我們留下了這張合照。

  回來的路上,看著在路上嘻鬧的菲國學生,心裡想著,這真是個有趣的體驗,沒想到,我的第一次路跑居然是在菲國完成。也真沒想到,我居然有機會認識一位在大學任教的體育老師,並且受到他這麼多的幫助。

芳祥書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