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經典計畫 (1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鄭伯克段于鄢 隱公元年    穀梁傳
  克者何?能也。何能也?能殺也。何以不言殺?見段之有徒眾也。段,鄭伯弟也。何以
知其為弟也?殺世子、母弟目君;以其目君,知其為弟也。段,弟也,而弗謂弟;公子也,
而弗謂公子。貶之也。段失子弟之道矣。賤段而甚鄭伯也。何甚乎鄭伯?甚鄭伯之處心積慮
,成於殺也。于鄢,遠也。猶曰取之其母之懷中而殺之云爾,甚之也。然則為鄭伯者宜奈何

芳祥書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春王正月 隱公元年    公羊傳
  元年者何?君之始年也。春者何?歲之始也。王者孰謂,謂文王也。曷為先言王而後言
正月?王正月也。何言乎王正月?大一統也。
  公何以不言即位?成公意也。何成乎公之意?公將平國而反之桓。曷為反之桓?桓幼而
貴,隱長而卑。其為尊卑也微,國人莫知。隱長又賢,諸大夫扳隱而立之。隱於是焉而辭立

芳祥書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申胥諫許越成    國語
  吳王夫差乃告諸大夫曰:「孤將有大志於齊,吾將許越成,而無拂吾慮。若越既改,吾
又何求?若其不改,反行,吾振旅焉。」
  申胥諫曰:「不可許也。夫越非實忠心好吳也,又非懾畏吾兵甲之彊也。大夫種勇而善
謀,將還玩吳國於股掌之上,以得其志。夫固知君王之蓋威以好勝也,故婉約其辭,以從逸

芳祥書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季梁諫追楚師 桓公六年    左 傳
  楚武王侵隨,使薳章求成焉,軍於瑕以待之。隨人使少師董成。
  鬥伯比言于楚子曰:「吾不得志於漢東也,我則使然。我張吾三軍,而被吾甲兵,以武
臨之,彼則懼而協以謀我,故難間也。漢東之國,隨為大。隨張,必棄小國。小國離,楚之
利也。少師侈,請羸師以張之。」熊率且比曰:「季梁在,何益?」鬥伯比曰:「以為後圖

芳祥書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王孫圉論楚寶    國語
  王孫圉聘於晉,定公饗之,趙簡子鳴玉以相,問於王孫圉曰:「楚之白珩猶在乎?」對
曰:「然。」簡子曰:「其為寶也,幾何矣。」
  曰:「未嘗為寶。楚之所寶者,曰觀射父,能作訓辭,以行事於諸侯,使無以寡君為口
實。又有左史倚相,能道訓典,以敘百物,以朝夕獻善敗於寡君,使寡君無忘先王之業;又

芳祥書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叔向賀貧    國語
  叔向見韓宣子,宣子憂貧,叔向賀之。
  宣子曰:「吾有卿之名,而無其實,無以從二三子,吾是以憂,子賀我何故?」對曰:
「昔欒武子無一卒之田,其宮不備其宗器,宣其德行,順其憲則,使越于諸侯,諸侯親之,
戎、狄懷之,以正晉國,行刑不疚,以免於難。及桓子驕泰奢侈,貪慾無藝,略則行志,假

芳祥書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敬姜論勞逸    國 語
  公父文伯退朝,朝其母,其母方績,文伯曰:「以歜之家而主猶績,懼干季孫之怒也。
其以歜為不能事主乎?」其母歎曰:「魯其亡乎?使僮子備官而未之聞耶?居,吾語女。昔
聖王之處民也,擇瘠土而處之,勞其民而用之,故長王天下。夫民勞則思,思則善生;逸則
淫,淫則忘善;忘善則惡心生。沃土之民不材,淫也。瘠土之民,莫不嚮義,勞也。

芳祥書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襄王不許請隧    國 語
  晉文公既定襄王郟,王勞之以地。辭,請隧焉,王弗許。曰:「昔我先王之有天下也,
規方千里,以為甸服。以供上帝山川百神之祀;以備百姓兆民之用;以待不庭不虞之患。其
餘以均分公侯伯子男,使各有寧宇,以順及天地,無逢其災害。先王豈有賴焉?內官不過九
御,外官不過九品,足以供給神祇而已,豈敢厭縱其耳目心腹,以亂百度。亦唯是死生之服

芳祥書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臧僖伯諫觀魚  
左 傳 隱公五年   
  春,公將如棠觀魚者。臧僖伯諫曰:「凡物不足以講大事,其材不足以備器用,則君不
舉焉。君將納民於軌、物者也,故講事以度軌量謂之軌;取材以章物采謂之物。不軌不物,
謂之亂政。亂政亟行,所以敗也。故春蒐、夏苗、秋獮、冬狩,皆於農隙以講事也。三年而

芳祥書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單子知陳必亡    
國 語
  定王使單襄公聘於宋。遂假道於陳,以聘於楚。火朝覿矣,道茀不可行,候不在疆,司
空不視塗,澤不陂,川不梁,野有庾積,場功未畢,道無列樹,墾田若蓺,膳宰不致餼,司
里不授館,國無寄寓,縣無施舍,民將築臺於夏氏。及陳,陳靈公與孔寧、儀行父南冠以如

芳祥書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國 語
  厲王虐,國人謗王,召公告曰:「民不堪命矣!」王怒,得衛巫,使監謗者。以告,則
殺之。國人莫敢言,道路以目。
  王喜,告召公曰:「吾能弭謗矣,乃不敢言。」
  召公曰:「是障之也,防民之口,甚於防川。川壅而潰,傷人必多,民亦如之。是故為

芳祥書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祭公諫征犬戎    國 語
  祭公謀父諫曰:「不可。先王耀德不觀兵。夫兵戢而時動,動則威,觀則玩,玩則無震
。是故周文公之頌曰:『載戢干戈,載櫜弓矢。我求懿德,肆于時夏,允王保之。』先王之
於民也,懋正其德而厚其性,阜其財求而利其器用,明利害之鄉,以文修之,使務利而避害
,懷德而畏威,故能保世以滋大。

芳祥書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春秋左傳/隱公/傳元年
初.鄭武公娶于申.曰武姜.生莊公.及共叔段.莊公寤生.驚姜氏.故名曰寤生.遂惡之.愛共叔段.欲立之.亟請於武公.公弗許.及莊公即位.為之請制.公曰.制.巖邑也.虢叔死焉.佗邑唯命.請京.使居之.謂之京城大叔.祭仲曰.都城過百雉.國之害也.先王之制.大都不過參國之一.中五之一.小九之一.今京不度.非制也.君將不堪.公曰.姜氏欲之.焉辟害.對曰.姜氏何厭之有.不如早為之所.無使滋蔓.蔓.難圖也.蔓草猶不可除.況君之寵弟乎.公曰.多行不義.必自斃.子姑待之.既而大叔命西鄙北鄙貳於己.公子呂曰.國不堪貳.君將若之何.欲與大叔.臣請事之.若弗與則請除之.無生民心.公曰.無庸.將自及.大叔又收貳以為己邑.至于廩延.子封曰.可矣.厚將得.公曰.不義不暱.厚將崩.大叔完聚.繕甲兵.具卒乘.將襲鄭夫人將啟之.公聞其期.曰.可矣.命子封帥車二百乘以伐京.京叛大叔段.段入于鄢.公伐諸鄢.五月.辛丑.大叔出奔共.書曰.鄭伯克段于鄢.段不弟.故不言弟.如二君.故曰克.稱鄭伯.譏失教也.謂之鄭志.不言出奔.難之也.遂寘姜氏于城潁.而誓之曰.不及黃泉.無相見也.既而悔之.潁考叔為潁谷封人.聞之.有獻於公.公賜之食。食舍肉.公問之.對曰.小人有母.皆嘗小人之食矣.未嘗君之羹.請以遺之.公曰.爾有母遺.繄我獨無.潁考叔曰.敢問何謂也.公語之故.且告之悔.對曰.君何患焉.若闕地及泉.隧而相見.其誰曰不然.公從之.公入而賦.大隧之中.其樂也融融.姜出而賦.大隧之外.其樂也洩洩.遂為母子如初.君子曰.潁考叔.純孝也.愛其母.施及莊公.詩曰.孝子不匱.永錫爾類.其是之謂乎.

芳祥書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吳王夫差敗越于夫椒.報檇李也.遂入越.越子以甲楯五千.保于會稽.使大夫種因吳大宰嚭以行成.吳子將許之.伍員曰.不可.臣聞之.樹德莫如滋.去疾莫如盡.昔有過澆.殺斟灌以伐斟鄩.滅夏后相.后緡方娠.逃出自竇.歸于有仍.生少康焉.為仍牧正.惎澆能戒之.澆使椒求之.逃奔有虞.為之庖正.以除其害.虞思於是妻之以二姚.而邑諸綸.有田一成.有一旅.能布其德.而兆其謀.以收夏.撫其官職.使女艾諜澆.使季杼誘豷.遂滅過戈.復禹之績.祀夏配天.不失舊物.今吳不如過.而越大於少康.或將豐之.不亦難乎.句踐能親而務施.施不失人.親不棄勞.與我同壤.而世為仇讎.於是乎克而弗取.將又存之.違天而長寇讎.後雖悔之.不可食巳.姬之衰也.日可俟也.介在蠻夷.而長寇讎.以是求伯.必不行矣.弗聽.退而告人曰.越十年生聚.而十年教訓.二十年之外.吳其為沼乎.三月.越及吳平.吳入越不書.吳不告慶.越不告敗也.


芳祥書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