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0219.jpg
(鄭媽媽與Anny)
IMAG0221.jpg
(彰化員林的貴族世家午飯)IMAG0232.jpg
(鹿港天后宮)


  二○○○年時,為了要照顧不良於行的奶奶,家中迎來了印尼籍看護"Anny”。在家幫傭期間,Anny的表現真可謂「絕佳」!她盡心盡力的服待奶奶的生活起居,將奶奶照顧的無微不至,病情也因此穩定而未見惡化。因為Anny,奶奶平靜的渡過餘生中的三年。除了照顧奶奶,其餘的時間Anny也幫忙做家事,舉凡打掃、洗衣、煮飯、燒菜等,皆由她一手包辦。因家中人口簡單,家務事其實並不多,她卻不會因此怠惰。因為Anny,家中顯得井然有序、一塵不染。媽媽對她的工作態度讚不絕口,特別是始終如一的勤奮與細心。令我印象最深刻的,莫過於二○○三年的三、四月間。當時因為在準備博士班入學考試的緣故,我在家裡夜以繼日的讀著筆試諸科目。多虧了Anny處理大小家務,我曾經連續十四天未曾出過家門一步。現在回想起來,那段有如受到軟禁般「閉門苦讀」的日子,雖然辛苦卻也踏實。也許,我當年能考取學校,也必須感謝她的付出。
  正因為Anny的工作表現如此優異,故得到我們全家大小的疼愛。二○○三年她即將結束工作返回印尼前夕,奶奶與全家人都相當不捨。家人們帶她出門遊覽,臨行前還包給她一個大大的紅包。在礙於法令規定實在無法續聘的情形下,也只好用這些方式來表達我們對她的肯定。Anny似乎也感受到我們的情意,回到印尼之後,儘管仍舊「浪跡天涯」的四處討生活,逢年過節卻也沒忘打國際電話回臺灣,用日漸流失的中文表達對奶奶與家人的想念。儘管奶奶在四年多前離開人世,她的問候也未曾中斷。兩年前,Anny又再度回到臺灣工作。這回她在彰化社頭落腳,照顧一位八十餘歲的阿公。如此一來,Anny與我們的距離,似乎不再遙不可及。就連電話那頭傳來的溫暖問候,也似乎變得好近好近。
  近日,Anny又即將結束在臺灣的工作回國。我們全家把握最後機會,開車南下彰化社頭探望Anny。沿路眾人皆難掩興奮之情,聊著當年Anny在家時的故事。見到了面,眾人欣喜的擁抱在一起,全然沒有相隔近十年的距離感。反而因為昔日主僕關係不再,取而代之的是宛如老友重逢的濃郁情感,Anny對我們就更加自然且真情。隨後,我們一同午飯、賞燈、購物。閒話之間,我們聊著Anny這幾年的工作情形、家庭狀況。不難發現Anny的中文進步不少,簡單的溝通已不成問題。而更令人驚訝的是,Anny的兩位雇主--社頭阿公和臺北阿嬤,竟如此相似。
  阿嬤當年絕大多數時間在床上靜養,於是乎枕頭底下成了絕佳的私人金庫。她都把身邊的現金裝入信封袋中,放在那金庫中收好。時間一久,Anny取得阿嬤絕對的信任後,從看護搖身一變成為會計出納,甚至是「枕下金庫」的另一把鑰匙,管理著所有收入與支出。沒想到,此情此景居然在多年後的社頭阿公身上重現。一位擁有出租公寓的臺北阿嬤,一位擁有芭樂園的社頭阿公,兩者在諸多方面是那麼的不同,卻都如此信任陪伴自己渡過餘生的外籍看護。較之於他們的兒孫,那「代盡孝道」後的信任與依賴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思及至此,我們怎麼能不感謝為數近十七萬的外籍看護,他/她們確實支撐起散落在臺灣各地的家庭。在劉珊珊事件後,我們也應該反省國內是否積極保障了這些「外子(外籍孩子)」的勞動條件乃至於國際人權。當然,儘管政府再怎麼積極管理,也不及雇傭之間將心比心,設身處地的為彼此設想。這雖是基本的人際關係準則,也正因其老生長談、眾人皆知,而成為超越國籍、時間而不易的道理吧。
  Anny這次也想買套床單回家,因為上回買的一直到現在,仍舊美觀耐用。「臺灣的比較好!」她開心的說。

芳祥書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