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090196.JPG (美麗的夕陽)

P1090192.JPG(慈濟永久屋集會堂)

P1090206.JPG (甲仙大橋)

P1090243.JPG (寶來登高,遠眺受創山嶺)

P1090305.JPG (荖農溪沿岸)

P1090307.JPG(荖農溪沿岸)

P1090309.JPG (新開紀念公園)

P1090308.JPG (新開紀念公園)

P1090310.JPG (新開大佛)

  2011年聖誕假期,YT與MT騎著小車走訪了舊高雄縣山區。我們的主要目的地是甲仙與六龜,中途亦經過了杉林、美濃、旗山等地。此地為高屏溪上游,屬荖農溪、旗山溪流域。然而,引領我們駐足低迴的卻非壯闊山河,而是八八風災後腳下破碎崎嶇的路面、遠處滿目瘡痍的殘山剩水,以及讓家屬與所有路過人們,無不心頭為之糾結的傷心地。

  兩年多了,甲仙、六龜的道路依舊破碎不堪,臺27線依然封閉,臺20、臺27甲等省道則隨處可見施工工地。新威大橋、新發大橋、甲山大橋雖已完工通車,且橋身多與地景和風土結合,可說建造的美輪美奐,但其他路段多處卻仍僅能以便橋通行。它們的橋面不是柏油雙線道,而鋪之以層層鐵板;橋下不是堅實橋墩,卻代之以堆疊貨櫃。連車輪都不禁拈起腳尖,如履薄冰的快步通過。回首張望這些道路與橋樑,心驚膽跳的距離,幾乎就是河面與橋面的落差。

  不論是在六龜寶來登高,於「浦來溪頭社戰道」頂處遠眺;或是沿著荖農溪河岸騎乘,由此岸望向對岸。屢見原本應該鬱鬱蔥蔥的青翠山巒,卻被土石流硬生生的撕下一層皮,露出光禿禿、血淋淋的黃土。大地的傷口似乎還汩汩的流淌著鮮血,兩年多來仍無法癒合。遠遠向傷痕望去,心中感慨萬千。若是輪下道路就正穿過土石流現場,左右兩側皆是大雨一來隨時可能鬆動滑落的亂石土塊,這時也就無暇感慨,只想緊握車頭、猛轉油門了。

  「高133」是條地圖上不起眼的小路,途中為風災死難者所設立的「新開紀念公園」更是連「孤狗地圖」都找不到。但這裡卻是風災在臺灣土地上,烙下的一塊傷心印記。公園裡的紀念碑文,在時間的流刻下一刀,為往來行人定位追念的座標。然而,當倖存者撫之讀之,這一字一句卻可能化為利刃,接續著土石流再次重傷心扉。碑文甫立,字跡卻已見斑駁;失去親人的痛楚,想必恆久刻骨銘心。路旁的新開大佛,怎麼就只擋住了身後的土石呢?難到就連佛祖的神通變化,面對如斯天災,對近在眼前受苦受難的人們也無能為力呢?不!也許這不是天災,而是人禍。是人們對山林的索求無度,讓大自然不得不反撲,讓佛祖也只好忍心對自私的人類略施薄懲吧。

  只有踏上那依舊殘破的土地,才能傾聽到荖農溪的嗚咽,諦視山嶺的傷痕。若人們始終對之充耳不聞、視而不見,臺灣不會年年如今年般風調雨順,大自然的反撲只會一次比一次巨大。佛祖想必也會狠下心腸,不再只是施以薄懲而已。到時,再多的紀念公園亦是枉然。

  杉林通往甲仙的路上,慈濟與永齡基金會為失去家園的人們建有永久屋。慈濟永久屋的集會堂外觀莊嚴肅穆,於長廊中漫步,讓人心情為之平靜。集會堂裡有就業資訊站,遠遠望去,亦見有興建中的工程。可見人們已得到安置,且來自各地的力量正持續給予協助。誠心祝福他們。

芳祥書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