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pe、薯條、小星星──經典與生活結合教學實例參則
P1060180.JPG
(提醒我有「數星星」作業的玉祥,上課時會「失控」的上來親親、抱抱)
  筆者於丹轆建德學校服替代役期間,常需帶領菲籍學童讀經,以及講授經典大意。儒家的經典(特別是四書),基本上是一種「行動的智慧」。它一方面妥善安排華人社會中倫理秩序,更重要的是,它更明示許多自我修養的方法。於是,它也極容易成為一則則的教條,讓人望而卻步,讀之生厭。我們若只要求學生死記章記訓詁,自然會遭到學生乃至於「開明」教育者的反對。相反對,若我們能為經典注入活水,甚至以之自我實踐反省,想必是比較好的教學方式。因此,「教什麼」不是問題,重點在於「怎麼教」?
  要解決上述問題,專家學者相信,「說故事」是很好的方式。道理應潛藏在故事中,讓孩子聽出趣味,同時反省意義。老師若能以熱情深入淺出,甚而是「淺入淺出」的講解與說故事,必定能讓學子們重拾學習的樂趣。學者認為:「不能說故事的老師跟不會握方向盤的司機有甚麼兩樣呢?」筆者深然其言。
  既然說故事對經典教育如此重要,那麼教師應該怎麼落實呢?所幸出版界不乏有心者,他們用心編輯各種經典教學教材,於經文之外皆附以歷史、寓言故事,這使得教師們免去上窮碧落下黃泉的翻檢之苦,輕鬆的寓大道理於小故事之中。如是教材雖堪稱便利,但其中諸多故事畢竟不是教師切身之生命經驗,任憑教師費盡唇舌甚而賣命演出,終究難免隔靴搔癢之憾。易言之,若能以在教授經典時,證之以教師之社會觀察,乃至自身平凡卻真實的生命故事,對於學生而言,必然有更深的啟發。因此,筆者深信「只有生命才能啟發生命」。
  要調皮好動的小學生靜下心來讀經、聽課,確實是件難事,又何況是對中文非其母語的菲籍小朋友。因此,我也確實遭遇到諸多教學挫折,也曾經為了孩子不肯背經傷透腦筋甚至大動肝火。儘管如此,師生間卻也共同創造了些值得記錄的美妙課堂經驗。
  有一回,我們談到了〈詩經.召南.殷其靁〉,這首訴說思念的作品。全詩分三段,是典型《詩經》重章疊詠的形式,其中「振振君子,歸哉歸哉」更是重複了三次。經過簡單詩句訓解,從出現共六次的「歸」字,學生們很快的能嘗握詩旨。問題在於,如何讓孩子們體會「思念」、「望歸」這樣的感情。畢竟,絕大多數學生是沒有如是生命經驗的。往來菲臺兩地間的自己,正如〈殷其靁〉中的「君子」,是那飄泊的征人。於是,我選擇以自己的生命故事作為例證。我以google earth向學生展示菲國丹轆市與臺灣臺北市之間的距離,使其建立起地理、空間感。由於數位落差,多數我校學生沒有見過這能將地球忽遠忽近的神奇「魔術」,這已吸引不少目光。隨後,我則以skype與臺灣母親、女友連線通話,並請她們在向在座學生們說出對我的「思念」,以及「望君早歸」的期待。對家人而言,我是遠遊的征人。在校方為我舉辦的惜別晚會上,我問問那群不識愁滋味的孩子們:「會不會想念鄭老師啊?」「希不希望鄭老師快點回來啊?」在孩子們大聲的「會」、「希望」之後,我反問:「那麼不就是《詩經》裡的『振振君子,歸哉歸哉』嗎?」學生們依舊「對」的讓人震耳欲聾。對孩子而言,我亦成為那遠遊的征人了。也許,透過自己生命,也能讓本應天真活潑、無憂無慮的他們,略略體會什麼是「多情自古傷別離」了。
  除了《詩經》之外,建德學生亦要背誦《論語》。有天我們談到了「君子」是什麼意思?或可這麼說,孔子即以一生行誼及整部《論語》,來展示何謂「君子」。要教師對菲籍學生講解其涵義,確乎不易。這回我選擇自揭瘡疤,用一則自己本不願示人的故事來解釋。某日,我到連鎖速食店用餐。點了一份套餐後,服務生居然先後送來兩包薯條。我見獵心喜,一聲不響、故作鎮定的吃完兩包。其實,作賊心虛的我內心充滿壓力,每位向我走來的服務生,我都覺得他們是來討回誤送的餐點。我眼神閃躲、低頭不語,再美味的薯條,這時都已食不知味。走出速食店,不復以往的滿足感,而是滿心羞愧的快步向前。我以這則殘忍的自剖故事和學生說,這不是「君子」,而是「小人」行徑。反觀日前臺灣社會許多拾金不昧的感人新聞,那些撿獲鉅款的清潔工、拾荒者,在原本生活環境欠佳的情形下,還懂得「不義不取」的道理。他們才是真正的君子。聽完這則故事,笑聲充滿教室各角落,這使得我更是慚愧至極。但也深深的希望,日後學生們面對人生中的「義利之辨」時,這堂《論語》課的笑語,也能迴盪在他們耳際。
  小學二年級的玉祥近日表現很好,不但中午留下來背課文,放學也留下來作完功課才回家。某次《詩經》課時說到〈召南.小星〉,我驚覺儘管丹轆夜空總是晴朗無雲、滿天星斗。但學生們卻生活經驗貧乏,竟從未曾數過星星。於是,我要孩子晚上記得抬頭看看星星,數數星星。沒有想到,玉祥在約莫晚上七點交了功課之後,真的興奮的去外頭數星星,還提醒我有這個「作業」。我索性叫正在我課堂的中學生,也一起出來看星星。師生一群人在原本被冷落的球場上,仰著頭「一、二、三、四」的數著。此舉引得室內的學生們衝了出來,大伙順著我的指揮,「順指得星」的找到了小熊座(北斗七星)與獵戶座。只可惜,天文知識淺薄如我,不識〈召南.小星〉中的「參」與「昴」啊。
  後來我恍然大悟,與其空講道理,不如說故事。說參考書裡現成的故事,不如說自己的故事,又不如帶領孩子們成為故事裡的主角。日後,他們也能成為那站在臺上說故事的人。

芳祥書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wei
  • 孔子沒有提到騙小朋友抱抱的事吧~
    芳祥師過得太開心了.現在是萬人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