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與大學男同學數人:偉志、阿三、草莓、宣胖、丁文鋒,約在西門町一家火鍋店聚餐。

席間眾人相談甚歡,紛紛把十三年前的陳年往事,再拿出來溫習一次。

酒足飯飽後,大家也不顧用餐兩小時的時間限制,就這麼繼續聊下去。

宣胖考上台北捷運局,今後要在亞東醫院站服,這是最令人高興的消息。

阿三辭掉二爺的工作,要用最後一兩個月改博論。

草莓的生活還是單純。

丁文鋒說了不少在國中小兼課的方法。此外,我到現在才知道,原來他也玩腳踏車。

偉志總是扮演回復大家記憶的角色,大學的事他記的最多。

眾人相約週末要去騎鐵馬,為我和拍金、偉志的環島踏出第一步。

最後,店員來告訴我們說,他們要準備收拾了。

這才知道,原來已經接近晚上十二點整了,我們一點感覺都沒有。

此番光景,頗有蘇軾「赤壁賦」中,「不知東方之既白」的況味。

宣胖說,就算我們是從中午吃起,大概也可以搞到這麼晚吧。

我深感同意。

芳祥書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