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祥馥〈《無礙之戲》與東亞郭禿戲〉

內容提要:

  安老師所要提出的看法是,《無礙之戲》應屬於郭禿戲。如果此看法可以成立,我們就可以給郭禿戲劃個較為清皙的輪廓。

  東亞傀儡戲之一的郭秀戲可能來源於西域,它屬於更頭傀儡戲系統。其表演以歌舞為主,其內容大體取材於人生無常或佛教的「空」思想。在東亞各地,流行一時的郭禿戲,後來逐漸被新興傀儡戲樣式代替,并逐漸衰亡了。因而,目前很難找到它的實例,只有通過韓國的《無礙之戲》,才能窺豹一斑。

 

聽講心得:

  本次的講演,學生無法全程參與。再加上原本對傀儡戲所知實在有限,能再深入反省的資源有限。說不出什麼具體的聽講心得。唯益源師於講演開始前,提到韓國有二百餘所大學設有中文系,著實讓學生感到相當吃驚。這確實意味著一個龐大的就業市場。此外,韓國也有相當豐富的域外漢文獻。或許在韓國教學與研究,也是學生未來人生的選項之一。

芳祥書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Yifertw
  • 讀你參加的演講是一種樂趣

    「楊大年〈傀儡詩〉云:『鮑老當筵笑郭郎,笑他舞袖太郎當。若教鮑老當筵舞,轉更郎當舞袖長。』語俚而意切,相傳以為笑。」---陳師道《後山詩話》

    明朝,李若虛:

    「鐵面虯髯戟似霜,人人道是四金剛;

    一回戲臉都拋卻,卻是郎當老郭郎。」

    上台總思下台時,正如《雜阿含經》、《金剛經》所說:

    「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

    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王國維《錄曲餘談》:「其引歌舞有『郭郎』者,髮正禿,善優笑,閭里呼為郭郎,凡戲塲必在俳兒之首,云云。」

    似乎,在唐宋之間,有一種扮為禿頭引人發笑的舞者,稱為郭郎或郭禿,特色是長袖歌舞,做出滑稽動作引人歡笑。

    這首詩是說:「扮演鮑老的角色在宴會上(當筵)嘲笑扮演郭郎的人

    笑他歌舞時的舞袖太過誇張、不夠優雅;

    如果讓我鮑老在宴會上來舞袖的話,

    一定會舞得袖更長、更誇張、更可笑。」

    意思是說「龜笑鱉無尾」,雖然嘲笑他人,

    自己也好不了多少。

    下一首詩,台上雖然英武蓋世,雄霸天下,下得台來,仍然是吊兒郎當的老郭郎,即使是郭郎也還是扮出的角色,連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誰,要的是什麼。

    http://yifertw.blogspot.com/2009/04/2009426.html
  • 您好。感謝您的留言,您會喜歡讀我的聽講筆記,真是令人又驚又喜。我還以為這是小格裡最冷門的部分呢。
    留言提到《後山詩話》的評論。就我對宋代文藝批評的認識,這則詩話除了和偶戲有關之外,更是宋代「以俗為雅」、「以俗入詩」很好的例子。
    不知您以為然否?

    芳祥書房 於 2009/11/12 22:29 回覆

  • yifertw
  • 元輕白俗

    俗與雅,有時也很主觀。
    詩話中批評白詩的人,不知有幾人留下似慈烏夜啼、琵琶行之類的詩。
    我們在企業中工作,逐水草而居,
    有時也會響起白居易詩:
    紅顆珍珠誠可憐,白頭太守亦何癡;
    十年結子知誰在?自向庭前種荔枝。
  • Y兄
    我們在學校讀書,所學到的宋詩「以俗為雅」,是指和唐詩相較而言,宋詩常用日常事物入詩。陳師道評曰「語俚而意切」,應該指的就是原作用偶戲入詩而言。此外,應該還有更深一層的意涵,只可惜我不曾專門研究過此議題,也就不方便再多說啦。
    其實這則詩話,也可以用「言意」問題來討論之。不知您以為然否?
    最後,Y兄在企業工作,卻依然有讀詩雅興,令人敬佩^^

    芳祥書房 於 2009/11/13 14:0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