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桑的手」是五年半前 我為銘哥所經營的洗衣店所取的名字

沒想到,僅僅只是這樣的緣份,這五年半來,受到他很多的關心、關照。

銘哥雅好書法、歷史、文學,而我總是因為背著「中文系博士生」的虛名,常常要接受他的考試。

離開台南一年半,與銘哥也沒有斷了聯絡。上回為他在若水堂訂了書。

今天返校交博論,晚上相約吃飯。銘哥下班後,領我到他在育樂街的住處。

以真早已準備了飯菜,在家裡等候。

在這之前,銘哥特別買了紅酒,說要為我慶祝博論完稿。

三人就在家中,天南地北地聊開了。從銘哥在工廠的鑽孔工作,我的博論內容,以及最重要的

銘哥經營舊書店的夢想。

聽他描述經營舊書店的想法,從書籍品項、倉儲、裝潢等等,銘哥已有一些研究,

並且把「草祭水又中心」視為學習對象。

誠心期待他的夢想可以成真,銘哥很豪氣的說:「你來買書,一定三折去尾數!!」

離開銘哥家,他們夫妻倆送我到巷口,我回頭望望,要他們快進屋裡。

人情就是如此簡單,卻又醇厚。

就像今晚的紅酒一般。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芳祥書房 的頭像
芳祥書房

芳祥書房

芳祥書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