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完博論後,最期待和MT去看海角七號。

電影紅遍整個台灣,各式各樣的評論鋪天蓋地地襲來,讓人想躲也躲不了。

在我刻意的避免、閃躲下,好在只知道這是由七封情書開始的故事。

看電影的同時,我已是在開懷大笑後,眼角卻也藏著淚水,經歷著悲喜交加的情緒。

結束後這幾天,或看影評、社論,或看youtube上的影片分享,或抓下海角的桌布圖檔,或在騎車時啍著「國境之南」、「無樂不作」。

整個人、幾乎所有的情緒,都在那國境之南的恒春小鎮上。

讀了一些評論,由「後殖民文化」(許介麟)、「台日苦戀」的「悲情意識」(陳宜中)的觀點,來看這部「商業片」。

其實,由歷史、殖民等等出發,正二八經地討論海角,雖然有點殺風景。但也不得不承認,電影確實呈現魏導的某種「史觀」。

那種不直接、全面、毫不留情地批判日本侵略中國、殖民台灣,反而由戰爭下小兒女愛情的視角,來呈現大時代的悲哀,以及淒美。

日本的侵略與殖民當然不對,但是,口誅筆伐、勸善懲惡就留給史家吧。

普羅大眾需要的,是一部充滿音樂、夢想、愛情的電影。

海角七號真棒。

下星期就要到恒春,真正貼近國境之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芳祥書房 的頭像
芳祥書房

芳祥書房

芳祥書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