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低垂後的第二人生


《人間福報》 2014/2/13 | 作者:鄭芳祥 | 點閱次數:277 | 環保列印


 其實,我才是這兩個活動收穫最多的學生。是同學們每個生命的瞬間與貴人,給從未真正踏出學院的我,上一堂寶貴的課。

 這一年半來,由於因緣巧合,我接受校方指派成為進修部的導師。自從十年前初登大學講台,我有很長一段時間在進修部兼課教書。二十五歲時,座下有半數以上同學比我年長,甚至有不少堪做父執的長輩。如今情形雖然「好轉」,但除單純教學之外,另需擔任起「導師」工作,則又是全新挑戰。

 最初,我依照學校往例,邀請學生們聚餐,時間訂在夜間上課前半小時。然而,由於進修部學生絕大多數有專職工作,每晚準時上課,已非易事,更遑論提早到校。於是,這成效不彰的作法很快作罷,我必須改弦更張,設法與同學們建立情誼。

 之後,我改以舉辦慶生會的方式進行。利用二、三十分鐘上課時間,為近兩個月的同學們慶生。同學們也很支持此活動,常主動變換聚會菜色:披薩、炸雞之外,還有烤鴨與各地小吃。甚而主動寫卡片祝福,壽星也配合演出,上台朗誦卡片內容。台上台下,其樂融融。這個作法雖然耽誤上課時間,但卻使原本不太有機會交流情感的進修部師生,得到彌足珍貴的互動。

 必須承認,這類派對式的活動,樂則樂矣,卻容易流於空虛與失溫。空洞、制式的生日祝福,也很快的令人無感。這學期因為兩個課堂活動,讓我這個導師能更了解同學們的生命故事,也能更適時、適當的給予鼓勵與協助。

 其中一個活動是──「生命中的瞬間」。我請學生們上台分享一張值得紀念的照片,並且說說其中的故事,以及最重要的:何以這張照片值得記憶,願意分享。同學們的故事真可謂五花八門,呈現人生百態。在台下為他們一則則故事而遺憾,而欣慰,而讚賞,而動容,這是平常上課時,在台上滔滔不絕的我所感受不到的。有人珍藏祖母的嫁妝,誓言要繼續守護一輩子;有人與多年未聯絡的姐妹重修舊好,開始懂得關心彼此;有人在家人離世後,更加珍視全家團聚的時間。有人在歐州小市集中,找到心中嚮往的方寸天地;有人在情色博覽會中,尋找創業的方向;有人從事薪資不高的服務業,卻從來來往往的客人中,找到生命的導師。

 另一個活動是──「寫信給珍愛的人」。我請同學們選定一位珍愛的人,為他寫一封實體的書信,以表達對他的各種感情。我利用幾周的時間,一步一步的教導同學們寫作書信的規矩,並逐篇逐段批閱,除了修改文句外,更分享生命經驗供同學們參考。有人寫信給近四十年未聯絡的老長官,想送上遲到卻真誠的感謝;有人寫信給多年不見的老友,追憶舊時光之餘,又帶著年少時未能珍惜彼此的遺憾;有人寫信給父母親、祖父母,平時羞於表達的話,一股腦的全吐露於字裡行間;有人寫信給不被祝福的愛情,我試著為他們加油打氣;更多的人寫信給不可見的未來,紙面滿是己身之期許、夢想、徬徨、無助,我則試著為他們分析得失、提供資訊,並分享「功不唐捐」的信仰。

 這學期的國文課,交換故事與寫作書信,成為一種療癒的過程。無須掛號,更不用批價領藥,早上烏煙瘴氣的生活,夜裡頓時得到救贖。當數位照片不再只是○與1的組合,而擁有飽滿的色彩與滋潤的感情,照片就不再只是照片,而是生命之流中某個值得鎖住的瞬間。當信箱中不再只是廣告信與宣傳單,卻是一封素雅白淨的信箋,收/寄件人間不再只能以社交軟體星速聲息,而也能以一筆一畫的緩慢步子,細嚼慢嚥雙方的情誼。其實,我才是這兩個活動收穫最多的學生。是同學們每個生命的瞬間與貴人,給從未真正踏出學院的我,上

 一堂寶貴的社會大學通識課。

 每晚上課前,總會看到同學們帶著晚餐走進教室,並以倦容和無奈佐食。有位同學總是很早到,並且告訴我:「老師,我要去換個衣服。」他要把身上的滿是油氣的加油員制服脫掉,換上乾淨清爽的衣服,展開他在夜幕低垂後的「第二人生」。手邊那疊同學們寫給自己的信,我答應兩年半後寄出,在那他們即將畢業的夏天。在結束導師工作的此時,祝福他們早日完成學業,開始精采的「第二人生」。

芳祥書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