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兆玄說:
「常聽人說企業管理有二十/八十的原則,抓緊八成遠比堅持十成有效;公共事務無論是重大政策或行政,受影響的人更是千千萬萬,不可能每一個人都覺得滿意,也許三十/七十的原則值得深思。抓大放小才能做大事,才能做很多大事。」
好文推薦!! 所謂「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學化學的柴契爾夫人與劉兆玄可以從外人看來冰冷的化學實驗中,體會出處世甚至是為政、治國的智慧。那更何況是我們讀文史的人。我們更應該仔細體察書中人與人之間的化學變化,寫出一個完美平衡的人情化學式啊!


劉兆玄/和柴契爾夫人談百分之七十的產率2013.04.16 01:56 am
今天大家說到「民營化」這三個字,已經是個普遍名詞了,可是一九九六年我就此一問題向柴契爾夫人請教時,台灣才剛剛開始。

全球第一家重大的國營公司民營化發生於卅年前,有一百三十八年歷史的英國電信公司於一九八四年正式展開私有化,此後全球掀起了私有化的浪潮。一九八四年撐起這面「私有化」大旗的主要人物,就是柴契爾夫人。

我國電信事業的民營化整整晚了十年。交通部從一九九四年提出草案,到了一九九六年初,正當電信自由化法案(俗稱電信三法)在立法院中審查待三讀通過之時,柴契爾夫人為香港九七回歸將至而來亞洲考察亞太未來前景,第一站便到訪台灣。台灣對她並不陌生,一九九二年她也曾應聯合報系及花旗銀行之邀到過台灣。

當時我在連戰內閣中擔任交通部長。連院長施政最重要的建設計畫便是「亞太營運中心」計畫。其中「電信中心」計畫最核心的部分就是電信自由化。因此柴契爾夫人這位「民營化」的先行者來訪台灣,我們都感到興奮。

連戰院長設宴為柴契爾夫人洗塵,我應邀作陪。柴契爾夫人一談到電信自由化立刻眉飛色舞,我向她請教一些要訣。柴契爾夫人告訴我,大家看到的都是外表政治舞台上的辯論攻防,其實內部的問題也十分複雜,因為英國電信公司有光榮而悠久的歷史,公司內部的反應及反彈必須予以充分重視及細緻的溝通。我告訴她我們也有類似的情形,交通部電信局是國營事業中的模範生,不僅自給自足,每年繳給國庫數百億,為什麼要成為被改革的對象呢?

但是台灣內外環境已有巨大的改變,民間企業已有能力進入電信事業;而政府要藉民間的參與來產生正面的市場機制,來刺激電信事業的創新、普及及發展,用市場機制來調控更能反映供需的費率;沒有這些如何談亞太營運中心的構想?

柴契爾夫人問到我們電信自由化的時程,我告訴她,台灣的情形與英國不同之處,在於我們的電信事業是由政府的「機關」在營運,電信局是交通部下的行政及事業單位,它的監理及營運雙重身分更被詬病為球員兼裁判;所以要分兩步來做,第一步是把電信局的事業部分先公司化,讓電信局成為電信監理單位,第二步再把這個公司民營化。但為求時效,新興的業務如行動電話等便先予開放民營。柴契爾夫人表示理解,但她仍認為英國電信民營化「一步到位」的作法值得參考。

其實國營事業的私有化及民營化,一步到位是否是萬靈丹,恐怕是個不易有簡單答案的問題;它常牽涉到事業的性質,照顧弱勢的配套,勞工的權益,實施的在地條件及文化,以及這些複雜因子的後續發展及變化,沒有放諸四海皆「正確」的模式。

席間許多輕鬆的話題讓鐵娘子也展現了她幽默的一面,我們閒聊中發現了另一個共同點,原來我們都是學化學的。她告訴我她在牛津大學讀化學的經驗,然後她忽然問我有沒有注意到,在學自然科學出身而成為政治或行政領袖的人物中,學化學的似乎比較多。我回答她說:「我不確信是不是因為我們做化學反應的訓練,使我們懂得欣賞百分之七十的產率。」她大笑說:「我喜歡這個理由,你在意我引用這話嗎?」我說這是我的榮幸。

常聽人說企業管理有二十/八十的原則,抓緊八成遠比堅持十成有效;公共事務無論是重大政策或行政,受影響的人更是千千萬萬,不可能每一個人都覺得滿意,也許三十/七十的原則值得深思。抓大放小才能做大事,才能做很多大事。

(作者為中華文化總會會長)

芳祥書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