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先生好文,讓我們思考藝術、自由、政治之間的關係。我們要先成為一個人,才能擁有各種身分。成為人,才能成為一位好老師,不然就是詐領公款買名牌包的叫獸。成為人,才能成為一位好球員,不然就是吃禁藥、打假球的假英雄(真狗熊)。成為人,才能成為一位領導人,不然就是玩弄媒體與群眾的政客。

【洛杉磯傳真】 吳青峰教給我們的 2013-1-9

◎王丹

今年的跨年晚會上,歌手吳青峰公開發表了一段申明自己反對媒體壟斷的立場的話。這段話後來在中視重播的時候被剪掉了,結果卻因禍得福,這段講話因此成為討論的重點,反倒讓更多的人聽到。那些想壓制言論的人往往是很笨的,因為他們忘記了人是有好奇心的,你愈壓制,大家愈會感興趣。

但是這不是我要討論的重點。我的重點是,在這整起事件中,我看到了吳青峰做為一個已經占有一定市場的歌手,在藝術和社會的關係上做出了自己的立場選擇。而這樣的選擇,有一些地方是發人深省的:

一、歌手只是身分,他們首先是人。是人就有自己的立場和觀點,不能因為有了歌手的身分就不敢表達自己的立場和觀點。否則,一個人的本質,卻受到身分的限制,這在哲學上說就是所謂的「異化」現象。從心理學的角度看,就是自我的心理扭曲。我不認為一個心理扭曲的藝人,在藝術上能有多偉大的貢獻。我更不認為一個連自己的內心都不敢面對、不敢表達的人,他的藝術創作有什麼真誠和生命力可言。

二、那些說「藝術歸藝術,政治歸政治」的人,我也沒有看到他們出來為社會議題說話。無論是吳青峰表達的反對媒體壟斷,還是陳昇表達的反核立場,其實主要還是社會議題,這裡並沒有太多的藍綠黨爭和政治色彩。社會議題不是政治,那麼沉默的理由是什麼呢?

可見,所謂「藝術是藝術,政治是政治」的說法根本就是掩飾。掩飾自己的懦弱,掩飾自己的冷漠,甚至是掩飾自己的無知(因為根本說不出什麼來)。

三、藝術的生命在於關切周圍的世界,而不是只關切自己,只關切所謂「藝術本身」,只關切錢。否則製造出來的並非藝術,而是商品而已。

我們看到一些劇團到中國大陸去表演,為了那裡的票房,答應對表演內容進行修改和特別的處理。當別人指責他們的時候,他們振振有詞地說,難道我們要放棄那麼大的市場嗎?不錯,一個人有權利追求市場,追求票房,追求金錢收入。很多商人都是這麼做的,我們並沒有譴責他們,因為商人就是如此。但是現在,你們不是商人,你們是藝術家。做為藝術家,至少對自己的藝術作品要有基本的尊重。如果連你對自己的藝術作品都不尊重,你還指望別人尊重你做為一個藝術家的身分嗎?換言之,如果你那麼在乎金錢收入,如果你把票房收入放到對藝術的尊重之上,那麼你就承認自己其實只是一個小販,一個商人而已,你並不是藝術家。

前不久我到台北藝術大學去演講。我主要是說,這個社會最應當站出來反對媒體壟斷,維護言論自由的就是藝術院系的學生。我想這個道理很簡單,而吳青峰、張懸、陳昇、信等等藝人站出來要表達的,其實也是這個簡單的道理:自由是藝術的最重要的基礎,沒有自由,就沒有藝術。

芳祥書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