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蘭亭記(士林官邸)
(新蘭亭記(士林官邸))



  民國三十九年,歲在庚寅。當年上巳之日,于右任等百餘人於士林官邸中養蘭溫室--「新蘭亭」雅集,作詩詞一百五十餘首。黃純青撰文記之,名之曰「新蘭亭記」。會後眾人出資勒石亭旁,以詔後人。此碑至今仍矗立原址。

  今日偕女友一遊,始得見此碑。我在碑前誦讀記文,徘徊流連,久久不能離去。碑文最末曰:

「今茲之詩沈雄挫鬱,滋中原板蕩之懷,挾幽并果勇之氣,中興氣象于焉以卜。以視永和山陰之偷安清談,潛逃玄理,百世之下自有辨之者,是不可以不記也。」

  文中流露國府戰敗後,詩人急欲反攻中興、澄清宇內之志氣。且頗有眾人雖效蘭亭雅集,但卻以東晉偏安江南為恥為戒之意。殊料一甲子後,時局鉅變。反攻大陸、掃蕩中原已是昨日神話,國共合作、兩岸會談才是今日課題。士林官邸不再神秘,石碑也成為陸客留影之地。只是如織的遊人,有誰能在石碑前駐足,遙想當年國府初渡時,詩文雅集中的凝重空氣?

  女友說:「快來看!快來看!裡面有好多蝴蝶蘭!」果然是個天朗氣清,惠風和暢之日。不只是溫室屋內,整個官邸園區無處不是百花競放,一派春日和煦氣象。偏安江南的東晉蘭亭,駐蹕海上的民國蘭亭,乃至於今日之新蘭亭,自其變者而觀之,可說世殊事異,情隨事遷。而自其不變者而觀之,則春風繁花、天地萬物,無不造化之無盡藏。佇立在石碑前,跌落於時空縫隙的我,是如此的自尋煩惱,自討沒趣了。

  今日是國曆四月一日,農曆三月十二日。上巳日甫過,雖未能效古人修褉之事,聊以偕佳人、遊官邸代之,亦足樂也。

「新蘭亭記」全文如下:
新蘭亭士林園藝館養蘭之溫室,三原于髯翁右任名而榜之者也。數百種中,自省產蝴蝶蘭尤多。清艷芬葩,雖別於九畹之幽致,猶輿臺桃李南百○荃而有餘也。歲庚寅上巳,顧名感節,全國詩人萃而觴詠於此。具天下達尊三者,惟髯翁及沁水賈煜如先生實主其事,純青徒以馬齒之長,亦辱與而三焉。裙屐都一百五人,凡得詩一百五十二首、詞五首。仰瞻劍潭陽明之鬱蒼,平眺淡水之澹濧,花前歸思,酒後磊塊,有不能不係之感慨者矣。獨念吾臺自延平王逐荷蘭光復漢土,先民蓽路韎韐,闢草萊,鬬豺虎。二百餘年中,雖經一再淪陷,終保持民族正氣,以俟乙酉光復。而發乎心,見乎言,昭彰乎耳目者,歷代詩篇具存不可泯也。今茲之詩沈雄挫鬱,滋中原板蕩之懷,挾幽并果勇之氣,中興氣象于焉以卜。以視永和山陰之偷安清談,潛逃玄理,百世之下自有辨之者,是不可以不記也。


芳祥書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