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0038.JPG
(我與豪豬在圖書館前的青春自拍)

DSC00080.JPG
(宿舍前)
DSC00079.JPG
(校門口)
  大約兩年前,我在臺北市視障者家長協會認識了視障生豪豬。我為他複習大學聯考國文科,一直到入伍當兵才結束。雖然如此,師生之間的聯繫未曾斷絕。就算人在異邦,我依然得到令人高興的消息。選系不選校的豪豬,考上了他心目中的第一志願「社會工作系」,成為長榮大學的新鮮人。

  早在退伍前,豪豬就不斷的透過電郵,確認我返國日期,熱情的邀我至長榮大學一遊。商定好時間,我回到令人懷念的母校,並順道至長榮大學探望豪豬。

  電車到站,走出剪票口,我就看到那熟悉的身影。用力向豪豬揮揮手,只可惜他看不太到。走到他身旁,他才發現鄭老師到了。他說:「老師,我等好久了呢!」「對不起,對不起,我遲到了。」豪豬顯然相當重視我的造訪,早早就在車站「恭候多時」了。放好行李,我們在校園漫步,在長榮的故事與驕傲中來回穿梭。週末假日裡,雙鐵(高鐵與臺鐵)將學生帶回家,只有孤零零的遼闊校地、巍峨校舍留下。學校裡繞了一圈,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卻是豪豬的宿舍。

  豪豬被安排在宿舍一樓的兩人套房,擁有寬敞、安全的生活空間。房裡有各種安全措施,手把、防滑墊、緊急呼叫鈴等一應俱全。校方還「徵選」了一位一般生作為室友,好互相有個照應。不僅在生活上的照顧,在學習上校方也很用心。豪豬向我展示了校方為他影印放大後的各科課本,不只是社工系的專業科目,就連「大一國文」的課本都有放大版。這讓弱視的豪豬可以更輕鬆的學習。據說,宿舍一樓還有其他身心障礙生,而豪豬應該是其中最為「靈動」的。可以想見,校方對於其他學子必定付出更多的關心。宿舍之外,更讓人至今仍然駐足停留、低迴不已的,其實是豪豬說的話。

  與豪豬邊走邊聊,發現社工系的學習讓他成長很多。他可以清楚的說出系上各科的學習內容,並且描繪未來就業、升學,乃至於投身社會工作的圖景。此外,個性活潑外向的他,積極參與系上活動。跟著學長姐辦活動,結合理論與實務,在學生階段就開始從事社會服務。這些成長讓他與一年前的自己,簡直是「判若兩人」。因為身障者的身分,豪豬似乎能明白自己對於其他身障者,有著不可逃避的使命感,於是早早立下志向。只可惜,豪豬上學期似乎被當了些學分。他若能用功一點,那就更好了。

  時間的電車駛離多時,我的記憶卻仍留在月臺。記下我和豪豬生命中的一站風景,並熱切的期待著豪豬到了下一站,比其他一般生更能學以致用,甚而體貼入微,造福更多的身心障礙者。到那時,換我在車站等他,來為我的學生們演講。

芳祥書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