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_1.jpg
  這個星期的世紀旋風介紹胡適。我對胡適所知相當有限,印象最深刻的,反而不是在文學史課本裡得到的知識,而是在中研院讀書的那兩年。
  博五、博六時,有幸在史語所讀書。研究大樓與胡適紀念館,僅僅數步之遙。院外的小山丘,正是胡適公園。另外,研究院路旁還有個胡適國小,中午午飯,常看到一群活潑的「小胡適」跑跑跳跳。整個研究院,幾乎可說是紀念胡適先生的。很慚愧,我對於胡適在文學史、思想史、紅學等等研究成績,反而沒有清楚的認識。
  昨晚看了節目,這才重溫以前課本所學,並且才知道,原來胡適的人格特質,和一千年前的蘇軾有幾番雷同。北宋新舊黨爭激烈,很多讀書人都選邊站。蘇軾被視為是元祐黨人,新黨上臺時,日子自然不好過。但舊黨執政,他依然不見容於當權。沒想到,胡適先生亦然,他也同時開罪左右兩翼、國共兩黨。
  原來,千古以來書生意氣、書生風骨,並沒有因為「文言、白話」這看似兩種不同的書寫方式,而有什麼改變啊。

芳祥書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