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040010.JPG
(小豪、小婷為我在地圖上簽名)

  早在我入伍之前,小豪就急著和我確定,在正式赴菲國服役前,是不是還有見面的機會。而當我人還在中原大學接受專業訓時,小豪就積極地與我聯絡,希望能在我放結訓假時聚餐。欣喜之餘,自然是一口答應他與小婷的邀請。
  我們原本約在某家貴族世家吃牛排。只可惜因為諸多因素,我主張換到附近的百貨公司美食街用餐。這使得小豪收起原本的笑容,開始變得不高興起來。原因無他,因為他實在太重視這次聚餐了。但是,他的態度與言語讓人感覺,能和小婷與我見面似乎不太重要,重要的是能「吃到飽」的機會。我當場也收起笑容,表達對他分不清事情輕重的指責。好在,他後來似乎也能明白我的意思。看來,小豪還是個成熟的孩子。
  之前在協會為小婷報讀時,她是不會簽名的。這回我帶地圖與他們見面,本來也只希望得到小豪的簽名。沒想到,除了小豪之外,小婷也能在地圖上找到自己的位置。小婷吃力地握著簽字筆,握筆的姿勢看得出來相當地生疏。小婷其實有很好的空間感、方向感,她可以告訴我,出了捷運站之後,依序要過幾個路口,轉幾個彎才能到家。她就好像在腦海裡放了張「google map」。儘管學寫國字就像在畫圖,而每個中國字就像一幅畫一般。但認路時有如衛星定位的能力,卻無法轉移到寫字上。她幾乎是用雙手握著筆,用兩隻指頭輕輕地碰著筆尖,試著控制、感覺筆的走向。也許是用她腦海中那破碎的圖象,在紙上重新「畫」出自己的名字。可想而知的是,從筆順、筆劃到間架,以及整個字的外觀,小婷是稱不上及格的。但是,小婷從原本無法寫字,到現在能寫下自己的名字。我為她的進步賀彩。


  當天下午,我又另外與新仁、瑋儀、韻文在台大見了面。瑋儀自己這麼常出國。出國這件事,對她來說真是家常便飯。但是對於我的遠揚,她卻似乎比我還要重視。韻文特別放下博論,心裡帶著罪惡感地與我們見面。感謝韻文忙裡偷閒。特別感謝新仁哥,他為我帶來成大的泥土。我要帶著這把泥土,遠渡重洋,開拓新的人生。

芳祥書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