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代役娃娃頭.bmp
(替代役娃娃頭,轉引自網路)


成功嶺替代役新訓第一週,十五中隊命題作文--「那遺失的美好」

  人們常不願放手,不願意放棄手中曾掌握的美好。家中有件十四年前參加大專集訓時,我和臨兵交換的內衣。儘管在這麼多年後,我仍舊保留著它。只因它承戴著昔日的美好。而我又何其有幸,多年後得以重新品嚐這份溫度。
  
  重登成功嶺,團體生活是首先要面對的。在這裡,「紀律」無疑是首要要求。從日常生活到上課操練,無一沒有最高標準的規範。其實,如此要求對自己而言不算陌生,十八歲時早已經歷過一番。唯一不同的,是現在的自己清楚的知道,這裡似乎有似吹毛求疪的規定,其背後實有意義,絕非無理苛刻。例如,所有對於「食」的一切規定,舉凡餐桌禮儀、餐後整理等等,皆為配合管理近四百人同時用餐的大場地而來。其餘「衣、住、行」等常規,無不如此。

  上回在成功嶺上的戰友們,皆是當年同榜登科的「同年友」,是當年大學新鮮人,甚至有多位同學未來四年將在同所大學就讀。而今我所面對的,則是全然不同的人事風景。我的戰友們來自五湖四海,以入伍資格來說,即有「家因」、「體位」、「專常」三種;若以年紀來說,則從未即弱冠到年逾而立皆有;又若以學歷來說,則從高中輟學到博士都有;若以服役前的工作來說,則見油漆工、加油員、服務生、學生、教師、醫生、管理幹部,乃至於酒店少爺等等。而管理這群烏合之眾的,則不再是國軍中所謂的「老兵」、「士官」,而是同屬替代役的學長們。如此豐富多元的組成,讓人對整齊答數聲背後,所承戴著不同悲歡的生命故事感到好奇。「你從哪裡來?」「退伍後想往哪裡去?」是我最想問大家的問題。而人群中是否正藏著仗義行俠的悲歌慷慨之士,俗諺「仗義多為屠狗輩,負心每是讀書人」是否當真如此?則是我想尋覓和解答的。
 
  重登成功嶺,參加替代役訓練班,確實和以往大專集訓大不相同。我們不再需要著甲種服裝,不再需要清槍;也沒有三行三進、打靶和手榴彈擲遠。取而代之的,是一連串的講座和新穎活潑的體能訓練。雖有些講座不甚符合自己的需求,但我也能感受到課程安排的用心。而從講座中學到急救基本常識,甚而為演講內容而感動落淚,更遠超乎自己預期。

  十四年前,我從成功嶺帶走了一件臨兵的內衣;今日,我希望眾多戰友們在我的內衣上簽名,讓我一次將大家都裝行囊,鎖進回憶。雖不常想起,但也不會忘記。


芳祥書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wei
  • 芳祥師何時要餞行?韻文在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