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大學
(臺灣海洋大學,轉引自網路)
耕莘.jpg
(耕莘專校,轉引自網路)

  這個學期接了三個班級,分別是海大河工系的大一國文,以及耕莘護理、妝管進修部的二專科國文。兩個多月以來,很巧合地在兩個學校,都認識了一位自立自強的學生,讓我很想把他們的故事記錄下來。
  
  最近考期中考,海大河工的小婉向我提出不能如期參加考試的要求。一問之下,才明白小婉適逢父喪,需要返家參加祭拜儀式。這位小婉同學在課堂上表現非常突出,不僅回答問題時很見個人主見,並且常也能糾正我上課的錯誤。說起來真是有點汗顏,有如此優秀的學生在台下,身為老師的我,還真是有點怕怕的。我曾經在課堂上說,小婉有著超過十八歲的成熟。而這回請假,則讓人感受到他強忍悲痛後的平靜。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才知道,原來小婉其實略長同輩幾歲。高中畢業後,小婉雖然考上了最高學府,但卻沒有就讀而直接就業。一直到現在,他都還是半工半讀,且自己支付學費。父親的驟然辭世,更讓他成為家中經濟支柱。

  前兩天下大雨,我選擇坐公車到耕莘上課。放學時,在公車站牌巧遇也在等同班公車的妝管科小宏。小宏最初給我的印象,老實說並不是很好。因為他前幾節課都缺席,而第一次到課時,似乎也整整睡了兩堂。之後有一回,我和學生們聊到同志的議題,小宏似乎對此很有興趣,一反往常地給我很多的回應。因此,我開始注意到,其實小宏上課時雖然偶而失神,但大多數時間,他總是靜靜地地看著台前,似乎找到了應有的專注力。
  這次和他在公車上長談,這才知道,家住屏東的他隻身上台北打拼。讀書之外,小宏在二十四小時港式飲茶店工作,每日工時近十小時之久。原來開學前一個月沒辦法來上課,實在是因為與工作衝突的緣故。高職就讀美容科的小宏,還聊到自己也曾經參與校方下鄉義剪的活動。我笑稱,「我為只能為屏東挖泥巴,你比我強多了!」此外,小宏也喜歡旅行,我已和他預約,請他與同學分享紐約、東京的旅行經驗。

  小宏下車後。我想著這些學生們。在沒有深刻了解他們之前,我的心中總是有著一副錯誤的圖像,這是由平常對他們極為片面、零碎的印象所拼湊而成的。而師生之間的誤解乃至於衝突所以發生,常常就是雙方的關係只限於教室內,而沒有教室外的互動。人與人相處,由陌生到熟悉,最需要的莫過於時間。平輩之間尚且如此,更何存在著階級差異的師生關係。願我能擺落高高在上的師長威嚴,以一個適當的姿態親近我的學生們。真正了解他們之餘,也向他們每個特別的生命學習。





芳祥書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wei
  • 芳祥師終於知道民間疾苦了吧!並不是所有的大學生都可以無憂無慮的唸書.一整套書,360本...二話不說就扛回家..不同的際遇.不同的面對,希望這些孩子都好~都能快樂成長~..芳祥師,要好好關懷他們哦!!
  • 沒錯 不同的際遇 不同的面對
    希望他們雖然沒辦法認真面對課業 卻能認真面對自己的人生

    芳祥書房 於 2009/11/21 23:1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