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視障者家長協會
(臺北市視障者家長協會,轉引自網路)
宋.翁森「四時讀書樂」
「春」
山光照檻水繞廊,
舞雩歸詠春風香。
好鳥枝頭亦朋友,
落花水面皆文章。
蹉跎莫遣韶光老,
人生惟有讀書好。
讀書之樂樂何如?
綠滿窗前草不除。

  星期六早上,照例要到協會服務,為小詩婷報讀珠算題目。我早到了五分鐘,小詩婷卻早就到了。她總深怕轉兩班公車而遲到,因此常常一大早就出門。還有一點時間,我和她閒聊起來。這是我們少有的聊天機會,絕大多數時間,兩人之間只有我的題目與她的答案,單調的數字與數字交換而已。

  小詩婷和我聊到月考,說英文是她最苦惱的科目。我不假思索,很本能地反問:「那國文呢?!」小詩婷沒說喜歡與否,只說:

「我們現在上到一首詩,我很喜歡讀!」

「是什麼呢?」

「好像叫『四時讀書樂』」

她翻了翻書包,摸出國文課本。還沒等翻到那一課,就斷斷續續地背了起來。只可惜,小詩婷並沒有全部背起來。

「為什麼喜歡這首詩呢?」我好奇的問。

「因為這首詩押韻,很好背啊。但是我還沒背好。」

除了背誦之外,她更試著解釋詩意。很可惜的是,當我們正進入首句,那映著天光、雲影的淙淙流水時,珠算老師走進教室。我們也只好趕緊收起國文課本,回到數字與數字的交流了。

  之後,我反覆想著這首「四時讀書樂」。詩句裡似乎有太多需要「視覺」才能感受到的情境,舉凡山光、流水、枝頭好鳥、水面落花、窗前綠草等等。對一個只能感受到些微光影的視障生來說,要如何走進詩中所營造的春日讀書之樂呢?

  也許,小詩婷總有她讀詩的辦法。她用皮膚察覺溫度變化,藉以感受照檻之溫暖春陽。用敏銳的聽覺,細細分辨枝頭小鳥的數量,以及遠方傳來的歸詠之聲。最後,在窗前深深地吸上一大口氣,她一定也能感受到窗前濃濃綠意所製造的芬多精,乃至於由春風所送來百花盛開的消息。

  我們明眼人總是習慣用眼睛觀察世界,總忘記自己其實還有多種不同的感官,等待我們開發。我想,不一定是要換個角度看,有時換個感官來「聽」、「聞」、「嚐」、「感覺」,世界一定也會大不相同的吧。想到這裡,或許我們用心的聽,也能聽到「落花水面」的聲音吧。





創作者介紹

芳祥書房

芳祥書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