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視障者家長協會
(臺北市視障者家長協會,轉引自網路)

「有時候,我寧可全盲。」這句話,是由我最近服務的一位弱視高三同學說的。

  在為小詩婷報讀後,協會社工為我找了另一個工作,為一位就讀於啟明中學高三的同學復習國文,以準備即將到來的指定科目考試。我原本以為是志工性質的服務,在 考慮之後接下工作。之後才知道,這原來是有支薪的。這真是令人「喜出望外」啊。我們就先稱這位同學「小豪」吧
  小豪是位弱視同學,他不是完全看不到,只是看得很吃力。常常需要把頭整個埋近書裡,才能看得清楚字。太小或筆劃太多的字,他就很容易分不清楚。比方說「示」部、「衣」部兩個部首,有「一點」、「兩點」的分別。對他來說,把它們清楚的區分開來,是相當不容易的。小豪讀書時,需要把課文轉換成電子檔,以便他在電腦上放大數倍,讓每個字都有半個手掌大,他才能勉強閱讀。小豪寫考卷時,需要把一般學生的A4的考卷,放大到A3的大小,他才能貼著考卷看清題目。
  為他上課已近月餘,小豪開始會和我說些心裡的話。這回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他說「有時候,我寧可全盲」。這讓我大大的吃驚。小豪有著協會裡絕大多數孩子,一輩子都無法擁有的視力。雖然學習與生活仍然不便,但與其他人相較,理當已是相當幸運的了。為何他會說出這樣的話呢?小豪告訴我:

「國中的時候,我讀一般的國中。同學們都欺負我看不清楚。會偷藏我的東西,讓我找不到,取笑我很心急的樣子。會偷搬走我的椅子,讓我坐下來跌一跤,一群人在旁邊欣賞自己的傑作。而我也不能說什麼。完全看不到的同學就不同了。他們都有家人陪在一旁,提供最即時的幫助與保護。有時,我真的希望自己不如全盲好了。」

  聽了之後,我沉默不語。我告訴他:「第一,未來你考上大學,如願進了社工系(小豪的志願)。會有一群成熟穩重的好同學,再也不會有人欺負你。第二,你自己也要堅強起來,提升自己的能力、自信。當我們擁有令人敬佩的能力,我們將充滿能量與自信。如此一來,又怎麼會有人敢在看輕你呢。第三,我知道你這麼說是無心的。但是,千萬不可說給協會裡真正全盲的孩子們聽。我們設身處地為他們想想,聽到擁有視力的你的話,他們難到不會難過嗎?」

  小豪不改耍寶性格,對我的話不置可否,傻笑一陣後回到考試卷裡。我不知道自己的這番話說得對或不對,只希望未來小豪能得到眾人的敬重。

芳祥書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