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玉蕙
(廖玉蕙,轉引自聯合新聞網)


從博一開始在大專院校教書到現在 不經意間斷斷續續也有六年之久了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 我有個體會

教書真是像場「秀」一般

我們要把講臺轉變為舞臺

手中的粉筆 成為我們的mic 在黑板上吱吱喳喳地 真是「寫得比唱得要好聽」

在備課時 除了把課文讀懂弄熟之外 

還要想辦法讓學生也能像自己一樣 深深為作品所感動

我時常要尋找各種「藥引」 諸如流行音樂、時事評論、圖片

乃至於上youtube 尋找各種影片檔 如電影片段、流行歌MV、演講片段等等

總之 真是除了最基本的專業備課之外 還要出盡「奇招」

只為了把我的感動 傳染給臺下學生們 

而他們似懂非懂的點頭稱是 又或是在「應該笑的時候」給我的笑容

真是我最好的回報

今天看到廖玉蕙老師的文章 真是深得我心 

分享廖先生文章外 聊發教學感慨

博諸君千里一笑


廖玉蕙:抓住每一雙求知的眼睛

【聯合報╱廖玉蕙】 2009.07.31 04:09 am



廖玉蕙

約莫十餘年前,我在東吳大學教授戲劇。為了讓學生不止於欣賞明清戲曲的文學之美,也能更清楚搬演於舞台上「歌時曲驚四座,舞時精彩紛呈」的狀況,特別情商當年渡海來國光藝校崑曲傳習計畫裡教學的岳美緹,及素有小梅蘭芳之稱的華文漪兩位老師到班上來作示範教學。

當時,華文漪先後在美國的耶魯、普林斯頓等多所大學巡迴演講,積極推介崑曲藝術並示範表演,名氣十分響亮。同學們聽說名伶即將蒞臨,都十分雀躍,也相當期待。不料,上課當天,承辦單位來電,表示華老師身體不適,未克前來,「不過,岳老師已經出發了。」大夥兒因傾慕華文漪的聲名,都不免有些失望。

其後,一位年紀約莫五十許的婦人,提著兩只大型塑膠袋,身著花衫長褲,素顏進了教室,形貌望之和一般路上看到的年長婦人並無二致。會是傳說中「當代崑劇巾生第一人」的岳美緹嗎?對傳統戲曲猶然十分陌生的年輕人誤以為舞台上的小生,都是風流倜儻的俊美男子或貌美的女子所妝扮,期待的落差,從他們的眼神中看得最分明。

素樸婦人 變身風流小生

二話不說,岳老師有效率地一邊讓學生挪出空間,一邊很快打開紙袋,拿出其中的行頭,套上簡單的褶子,手中一柄摺扇,就站到教室前方正中央開講起來。她邊說邊示範,且說且歌且舞。

神奇的事發生了!沒有上妝、沒有戴頭套,就只一襲花褶子、一柄摺扇,《玉簪記》裡風流倜儻的潘必正宛然再現。那位原本看來十分平凡的婦人剎那間變身為不凡的風流小生,嗓音溫潤、唱功講究、作表細膩,在短短時間內,岳老師以熟練的專業素養成功扭轉了學生的成見,充分展現俞派小生特有的氣質和風度。同學們由先前的猶疑、失望、精神渙散,逐漸豎起背脊、坐姿端正起來。因著專業的自信,岳美緹轉身上台的剎那,即刻煥發出令人不敢逼視的光彩!

看她說戲 觀眾渾然忘我

尤有甚者,做戲固然不簡單,說戲更難!岳老師講解頗富韻致,她將戲曲角色的思考、詮釋及表演手段,說得既生動又深入,讓人頃刻間了然表演時舉手投足的細膩所在,這種富感染力的教學方法,我以為絕對是經過再三斟酌改進的,若無教學熱情,絕無以致之。

而當我們猶然沉浸在營造出的美感經驗中尚未回過神來,岳老師已然脫下戲服,又恢復原先的素樸模樣,提著兩只袋子踽踽走出教室,我則癡望著她逐漸遠去的背影,激動得久久不能自已。我忽然憬悟,教書也許也該像一場成功的表演秀,要讓學生專注凝神,老師先得有抓住每一雙眼睛的決心和能力!

那真是讓人難忘的一堂課!從那之後,每回上課,我總步步為營,就希望走上講台的剎那,也能以努力備課的專業、切磋琢磨的方法和不時為自己加油打氣的熱情,抓住學生的每一雙求知的眼睛。

(作者為國立台北教育大學語文與創作系教授)




芳祥書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