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早上到臺大歷史系參加討論,下午回學校參加瑋儀博論口試,晚上直接坐車回家。

有人問我為什麼這麼趕,「學長星期日不也要口試嗎?」

我是為了兩個詩婷回臺北的,

星期六下午,我要陪MT(大詩婷)坐車回臺南。

星期六上午,我則是要陪小詩婷練珠算,為她報讀題目。

在為視障朋友報讀以前,我從事過的志工活動,通常可以讓我發揮所學與特長。

諸如教小朋友國文、作文,為他們檢查功課。又或者是逗老人家開心。

而為小詩婷報讀,則是再簡單都不過的事,只要會唸阿拉伯數字,就可以勝任。

雖然這是如此簡單的工作,但我卻覺得自己比以前所擔任的角色,要更加更加的重要,有著更大的不可取代性。

我從中得到更多的成就感,得到更多的滿足。為小詩婷報讀一則演算式,比為其他孩子們解說一條成語,更讓我體會「助人」那最純粹的快樂。

原因無他,我不是因為讀了很多很多的書,不是因為我是中文系博士生,我才有這協助對方的能力。

而僅僅只是「我看得見」,如此而已。




芳祥書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