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入教學四年以來,偶而也有機會送書給學生。那通常是在期末時,藉著贈書給特定同學,同時將我所贈的好書介紹給全班。易言之,與其說是贈書獎勵,不如說是我進行了「置入性行銷」,將好書推薦給大家。

今日到海大上課,一如往常地,我們在歌聲與詩作,以及偶而的失控中結束課程。下課時,一位學生走上台前,送我一本書。書名是《我的年少輕狂,我來說》。當下感到相當驚訝,這才大一而已,怎麼就出書了!!他說到,這是本記錄自己與朋友高中「熱血」三年的書。全文由朋友主筆,自己則是負責潤稿與排版。此書雖非眼前這位學生所作,我依舊大加讚揚,畢竟這對甫由高中畢業的學生來說,誠屬不易。原本學生送了書,就要轉身離開教室。我請他留步,並在書扉上留下姓名。原來,他是朱翎。

下午在海大圖書館小憩,信手翻翻這本新書。內容確實「熱血」,幾乎都是高雄新莊高中三年八班同學們各種活動的記錄。諸如:跨年、班遊、校慶、升旗等等。雖然在號稱「能K能玩」,知名校友一卡車的師大附中長大,和他們比起來,我那教室、球場、補習班三點一線組合起來的高中生活,確實「冷血」。當然,文中有如流水帳的記錄,以及隨處可見的別字等等,卻也是問題所在。下次上課時,除了以《芳祥問學雜著》回贈,再和朱翎提醒一下吧。

如果朱翎有看到這篇文章,那麼我要說,這本書是不能抵期中作業的。還是請你交一篇文章來吧。


芳祥書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