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伍的新仁難得放假,來家裡借住一晚,明日要和在台北的球友們見面。
和君情義相挺,明日也要北上會合。
晚上和新仁與純亞在麥當勞小坐,聊的幾乎都是他當兵的大小事。
當兵的人真有趣,在裡面明明悶的慌,唯一的信念是早點放假,早點退伍。
但到了真的放假,真的退伍的時候,卻老把從軍的事放在嘴邊。
新仁如此,智祥也如此,其他人也似乎如此。
自己不知道會不會如此?!

芳祥書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