恆春 257.jpg  

P1020329.JPG 

圖書館到處趴趴走--行動書車服務札記

行動書車」一詞,在到恆春服務前早有耳聞。其旨在利用書車得以上山下海的機動性,將知識載到偏遠地區,藉以弭平城鄉圖書資源的落差。

在恆春期間,有幸能將自己空泛的理解,化為具體參與行動書車的服務。更有甚者,我們除了隨著書車出訪,更有機會在事前整理受贈圖書。

如此一來,似乎就更完整地全程參與書車活動的所有內容了。

整理受贈圖書

協會與恆春基督教醫院合作,我們得以參與行動書車的活動。

除了出訪之外,我們也曾奉命整理醫院的受贈圖書,以作為日後行動書車所載圖書的源頭活水。

某天,我們來到恆基,在主管陳傳道的指示下,開始整理那堆滿倉庫的各種物資。

P1020400.JPG 

(整理前)

P1020401.JPG 

 (整理後)

我們將所有物資分為「國小讀物」、「國中以上讀物」、「文具禮品」、「其他」幾項。

書車所需要的,最主要是適合國小學童的課外讀物,以及可以作為小禮物的各式文具禮品。其他書籍或物資,恆基將轉給有需要的單位。

經過一整天的整理後,對於捐贈物資與捐贈者,都有些觀察與體會。

捐贈者願意主動提供物資,其動機都是出於物盡其用與助人最樂的善意,本應給予肯定。

但若所捐贈物資,品項過於雜亂,又或是過於老舊,實在會讓其善意大打折扣。

若是品項過於雜亂,常會讓整理者花費太多時間在翻檢判斷物品可用與否上,這樣一來很難有效地全部利用。

若是品項過於老舊,則不消多作說明。受助者若真接受到這類破舊不堪的「物資」,箇中心情想必並不好受。

在整理同時,我們確實發現若干雜亂、老舊的物品,無奈之中,也只好將它們丟棄。

反之,我們亦見捐贈者不僅提供珍貴物資,且另有許多細膩與貼心的表現。

例如,表列所贈物品清單,並特別說明個別物品的特殊情形。又或是說明填充玩具之類的物品,已在捐贈前重新清洗。

這些微小的善意,並未隨著封箱而窒息。而是在紙箱於另一頭重新開啟時,傳遞出一陣溫暖。

除此之外,更有少數有趣的捐贈者,希望我們能回報物資安然抵達且充分利用的消息。

誠然,主人們對物資的珍愛,確實能延續到他們將之捐贈出去後。畢竟,它們都曾是主人的心肝寶貝。

我們在許多箱子中,發現過一張明信片:

 bP1020399.JPG

明信片的主人希望得到回音,當然我們也不會讓他失望。我更即興寫下些感受,希望能將恆春的暖意回傳給他。

只可惜,我現在早已對當時的文字不復記憶。不過依稀記得,在寫明信片同時,我設想他在接到後,除了會有些「真的收到回信」的意外,也會因為我新寫下的留言而會心一笑吧。

臺灣南極小學--墾丁國小鵝鑾分校行動書車服務

 實地跟著行動書車上山下海,將知識與歡樂散佈出去,當然要比在醫院整理圖書來得令人期待。

 在僅有的一次出訪中,我們有幸來到了一所令人久久難以忘懷的國小--「臺灣南極小學」墾丁國小鵝鑾分校。

 P1020386.JPG

在這所小小學就讀的孩子,想必相當幸福。正因為自然成形的「小班小校」,老師們可以在每個孩子上付出更多的心力。這是每個偏遠小學的共同點,無需多言。

值得一提的是,分校校門口,便正對著墾丁「砂島貝殼砂展示館」。館外岸邊即是砂島生態保護區,以及遼闊的巴士海峽。操場背後,則是中央山脈尾脊。

正因為這背山面海的地理形勢,讓孩子們不用出遠門,即能坐擁絕佳的自然教室。

其實不僅如此,這環境同樣是座人文教室,孩子學習自然科學相關知識之餘,更能學習山的穩重與海的包容。

回想起自己的母校,校門口是大馬路,操場外是飛機場。鵝鑾的孩子鎮日有濤聲作伴,而我只有飛機起降時轟隆轟的躁音。兩者間的差別,真是有如天壤。

來到這裡,我們感到很興奮。孩子們見到這麼可愛的書車開進校園,則顯得更加興奮。

我們抵達時明明還是上課時間,卻已能感受到一股莫名的騷動氣氛,從教室裡傳出。

下課時間一到,孩子們一轟而上,爬上書車找書,搬起超可愛的小椅子,就這麼圍在書車周圍,七嘴八舌地討論起手上的書來。

恆春 207.jpg 

(這書車上的椅子,實在超可愛的^^)

也有小朋友圍在兩位大哥大姐身邊,一點都不怕生地拉著我們的手,在我們剛到時就問,「下次書車什麼時候再來?」

上課鐘聲響起,孩子們也是毫不留戀地就衝回教室,只留下這節課安排到書車邊上課的年級。

就這樣一節又一節的輪流,鵝鑾分校六個年級六個班,在一整天六節課結束後,都有機會能親近書車。

而在一旁的我們,則充當起這輛「圖書快餐車」的老闆,將熱驣驣的故事端到孩子們面前。

其中一、二年級的小朋友,特別喜歡拉著我們說故事。但絕大多時間,卻都是孩子們主動唸給我們聽。

孩子們用手指著方塊字,一字一字地慢慢讀,且不時扳起手指頭,數算著每個字的聲調。

雖偶有差錯,他們卻也能在我的適時提醒下,讀出正確無誤的字音。

從他們專注地唸著書本看來,所有小朋友無不希望在這些陌生臉孔前好好表現,以博得獎勵與讚美。

雖然如此,但我也屢屢發現,同一個年級(班級)的孩子,閱讀能力其實存在著相當大的落差。

其間會有閱讀流暢,識字很多者,也有尚待加強的學生。存在著如是落差,讓人為老師實施全班教學感到擔憂。

好在,鵝鑾分校每班僅僅十人上下,各班老師想必更能針對個別情形,做出必要的輔導吧。

---------------------------

在這眾多「上菜」過程中,有個小朋友的學習成長,讓人印象特別深刻。

這位五年級的孩子,體格相當壯碩且嗓音低沈,外帶有著一身屬於南國的黝黑皮膚,這讓他的外表有著超乎同齡小朋友的成熟。(就姑且叫他壯壯吧)

壯壯在書車上隨意選書,拿到了周大觀的《我還有一隻腳》。

周大觀「我還有一隻腳」

我一見心喜,馬上準備機會教育一番。

我問壯壯:「你知道『周大觀』是誰嗎?」

他說:「不知道。」

我說:「那麼,這節課你就讀讀這本書。認識一下這位和你差不多年紀的小朋友吧。」

「對了,讀一本書,應該先看書的什麼部分呢?」

壯壯說:「我知道,封面和書名!」他相當開心地回答。在此同時,窺視禮物袋的眼神告訴我,他似乎已準備要拿我們所準備的小禮物了。

我說:「嗯。這麼說是沒有錯,但還有更重要的,那是『目錄』和『前言』。在這裡。」我翻給他看。

之後,壯壯就在樹蔭下讀起書來。雖然偶而也和同學們打打鬧鬧,但也總還會回到座位上。

恆春 212.jpg

(陪孩子們在樹蔭下讀書)

快要下課了,再有趣的書車與書,孩子們也無心戀棧,東奔西跑、四處追逐才是他們發洩精力最好的辦法。

壯壯拿著書來到我面前,告訴我他看完了。我接過書本,隨意地翻閱,並請他告訴我該書的大致內容。

壯壯很能抓住重點,能說出書的內容與周大觀抗癌的過程,且還能發表些自己的想法。誠屬不易。

我見他閱讀能力頗佳,便提了個比較難的問題問他,我說:

「那麼書中這些周大觀寫的詩,你有沒有比較喜歡或印象深刻的啊?」

壯壯說:「有!我找給你!」沒想到,他真的找了首作品,並試著說說他注意到什麼,為什麼喜歡。

雖然我對他的回答早已不復記憶,但當下覺得,壯壯實在聰穎過人,於是決定好好獎賞他。

我選了件較有價值的小禮物給他(印象中是個魔術方塊),並要他好好加油!

壯壯則不改搞笑本色,拿了其他小朋友的小禮物(史瑞克的面具),帶在臉上。於是我們留下這張耍寶的合照。

P1020393.JPG

 -----

讀到這裡,各位也許發現了。墾丁國小鵝鑾分校不僅所在地別具特色,孩子們的制服更可說是臺灣絕無僅有的「花襯衫」。

這樣的巧妙安排,實在是與當地沙灘、陽光、海風配合的天衣無縫。小朋友穿著這身制服來上課,簡直就像是來渡假的。

誰說制服一定要規規矩矩、正二八經的呢?

P1020340.JPG

 (兩位小「麻豆」與書車。這是張「書香車」與「愛書小美人」的合照。)

---------

活動剛開始時,就有孩子問我們下次什麼時候來?經我追問之下才知道,上次書車開進校園,是上個學期的事了。

由協會總幹事口中得知,書車要將恆春半島所有國小巡迴一輪,至少要三個月的時間。

這也無怪乎整個鵝鑾分校,上至分校主任,下至一年級的小朋友,無不引頸期待書車的到來。

恆春半島的圖書資源相對大城市來說極度的缺乏,確實需要行動書車上山下海,為偏遠小學帶來知識的源頭活水。

然而遺憾的是,整個半島,似乎就這麼一部書車。

此番光景,對擁有一間市圖總館、四十間分館、十一間閱覽室的臺北市小朋友來說,實在是難以想像的。

那麼,我們是不是應該捐書、捐車,藉以彌平城鄉間圖書資源的差距呢?

誠然如此,但除硬體資源之外,相信軟體是更為重要的。對行動書車來說,這「軟體」無疑就是隨車人員。

對小朋友來說,隨車人員不再只是借書、還書、辦證的圖書館館員。這些工作,我們隨車出訪時一項也沒作。

隨車人員反而是除了整車的圖書之外,孩子們另一個學習、模仿的對象。

如何讓行動圖書館館員「活」起來,將閱讀的快樂與成就感帶到山之顛、海之涯,應是在增加硬體設施之外,我們尚應思考反省的頭等大事。

洪蘭教授在《天下雜誌》四○九期,發表「圖書館也能『活』起來」一文,摘錄原文如下:

美國加州聖塔莫尼卡市(Santa Monica)的圖書館有十四本「活書」(Living books),如果你想知道百科全書中的某個項目的意義,可以去櫃臺登記,借出活書半個小時。這活書是十四位義工針對時人容易誤解的項目,或已有偏見的概念做親身的解說。例如想知道什麼叫街頭遊民,就有遊民現身說法來跟你解釋;想知道裸體主義是什麼,就有一個終身奉行裸體主義的人來告訴你為什麼他喜歡裸體;想知道什麼是素食主義,就有吃素的人來跟你對話。

行動書車的隨車人員,何嘗不能扮演這樣「活書」的角色。我們的生活經驗、知識學問自然有所局限,無法將書車上的知識全數涵括。

但卻能扮演「服務生」的角色,將一盤盤盛滿知識、情感的「好菜」,端到小朋友面前。

試想,若今日開著書車來的人兒,是個總是機械地執行公務的司機,那與圖書館中那臺冷冰冰的自動借書機,又有什麼不同呢?

-------

小小的鵝鑾分校沒有下課鍾聲,全校的作息似乎是由陽光與海濤聲來掌管的。

當陽光斜斜地照進校門口川堂,海濤隨著波光瀲灩傳進校園,這就告訴小朋友們,一天的課程結束了。

小朋友們背起書包、整理路隊,準備回家。他們問我們:「書車什麼時候還會再來?」

我笑笑沒回答什麼,但心裡這麼想著:「書車一定會再來,只是那時就不是眼前這兩位大哥大姐陪你們在樹蔭下讀書了。」

 

 

 

芳祥書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sharon523945
  • 看到小朋友認真看書的模樣,真可愛!還有那張小麻豆與書車的照片,拍的真好,很喜歡~
  • 感恩。其實我仔細看看之後,那張書車加小麻豆的照片,有個很大的缺點。車頭被切掉了!這樣的照片應該不及格吧^^

    芳祥書房 於 2008/12/06 00:46 回覆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