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姿畫我 

P1020479.JPG (我的畫像與我的乾女兒)

 

在說完恆春的故事後,我寫了篇小文章,試著投稿到報紙的民意論壇。

沒想到,有幸獲得「人間福報」的垂青,很快地刊登出來。

早在大學時期,我就有這樣的想法。只是,一直到九年後的今天,我才付諸實踐。

柯小三在《芳祥問學雜著》後記裡說:

竟忘了從什麼時候開始,便不斷聽到芳祥關於他自己未來人生的陳述:「我想同時成為學者與作家。」一種可以左手寫論文,右手作小品的理想;一股希望左腳踏足學界研究,右腳站在社會中關懷人群的熱誠。或許連他自己都忘了從什麼時候開始,有了這樣的信念與目標。但我敢肯定地說,芳祥的確朝著那條路在前進,並且是札實地努力而昂首闊步。

這是他在一九九九年十月時說的話。真是只能說,柯小三實在太了解我了。我一直到二○○八年十二月,才發表了第一篇讀者投書,這樣慢的速度,想必讓他失望。

儘管我現在的成績,未及柯小三對我期望之十一。這樣的理念,九年後才踏出第一步,未來還要持續下去啊。

以下是「人間福報」上的文章,以及我原來的稿子。

編輯作了些修改,我還是覺得我原來的樣子比較好^^

海角七號沒入鏡的一角… 
 
  2008/12/10 | 作者:鄭芳祥(台南市/博士候選人) | 點閱次數:21            
 
 
  近來,原本是遊客到墾丁前,呼嘯而過的小鎮恆春,因成為電影「海角七號」取景的地點,突然成為全國焦點、旅遊景點,為當地帶來商機。

我由於參加NGO組織的「旅行志工」活動,得以在恆春半島服務與旅行兩周,服務對象幾乎是「家庭缺了一角,或只剩一角」的弱勢族群,他們「弱勢」的原因,除了經濟問題外,家庭破碎不建全也是關鍵,我參加的活動與其他同類型社會服務,任務即在試圖補上家庭拼圖缺的角。

我們檢查孩子聯絡簿,陪他們寫作業,提醒生活常規的各種小細節,有時還要變身「孩子的大玩偶」,而這些原本應是父母的責任;我們為VUVU(排灣族語,意指老人),做最簡單的健康檢查,陪他們遊戲、吃飯、說話,化身為老萊子「彩衣娛親」,這些原本是兒孫的責任。

此外,還為婦女提供再就業的訓練,並培力她們成為原住民刺繡工藝的種子教師,藉以幫助更多遭遇相近的姐妹找回自信,這些原本是她們丈夫的責任。

貼近社會底層的老弱婦孺後,筆者感觸頗深,近來貴版與各報輿論,曾探討電影對美麗小城九份、恆春,是城市文化的推手或殺手?但別忘了,恆春半島還有許多電影鏡頭未捕捉到的故事,若人們真關心「南之海角」的大小事,就不要因電影下檔而消退熱情,這才是恆春半島發展的契機。

鄭芳祥(台南市/博士候選人)
 


 

 

 

鏡頭未曾訴說的恆春故事

鄭芳祥(臺北市/學生)

這幾個月來,原本僅是遊客們趨車墾丁前,呼嘯而過的恆春小鎮,突然成為全國目光焦點。人們若將位於恆春鎮、滿州鄉兩地,諸多電影「海角七號」取景的地點全數遊歷一遍,拍拍照加買東西,前後想必不超過兩小時。而正因這短短的時間,也確實為當地帶來不少「商機」。

筆者則較眾人幸運的多。我參加了NGO組織所規劃的「旅行志工」活動,得以在恆春半島服務與旅行,維期兩個星期。總的來說,這些日子我們所服務的對象,不外乎是「家庭缺了一角,或是只剩一角」的各種弱勢族群。所以使他們成為「弱勢」的原因,除了最現實的經濟問題之外,家庭功能破碎不建全,應至為關鍵。當「家」,不再是人們心目中溫暖的避風港,而其本身就存在著諸多棘手問題時,此刻希望停泊的小船能安穩渡過大風大浪,無疑是種奢求。

我所參加的協會與其他同類型組織,他們所肩負起的任務,即在試圖補上這張家庭拼圖缺了的一角。我們檢查聯絡簿,陪著孩子們寫作業,在各種小細節上提醒他們注意生活常規,有時更要變身成「孩子的大玩偶」。這些原本應是孩子們父母的責任。我們為VUVU們(恆春半島多排灣族,此為排灣族語,意指老人。)作最簡單的健康檢查,陪著他們遊戲、吃飯、說話。此外,不時更要化身為老萊子,「彩衣娛親」一番。這些原本是VUVU們兒孫的責任。協會為婦女提供再就業的訓練,並培力她們成為原住民刺繡工藝的種子教師,藉以幫助更多遭遇相近的姐姐妹妹找回自信心。這些原本是她們丈夫的責任。

這些應是為人父母、子女、愛人的工作,身為旅行志工的我們卻越俎代庖地當起臨時演員起來。我們的力量是如此有限,當孩子們晚上結束課輔離開協會,不知道是否還有人會提醒他們,明天上學記得帶著剛寫好的功課。還是,他們只能在電視、爭吵的催眠聲中入睡。當VUVU們吃完教會準備的午飯,我們揮手和他們道別,不知道是否還會有人與他們嘘寒問暖,晨昏定省。還是,他們早已習慣獨居,孤零零地期待著下星期的教會活動。當姐妹們結束刺繡課程,由返抵家門開始,她們的雙手是否依舊拷上傳統價值觀的枷鎖,繼續忍氣吞聲地當個「女人」。

  走出書房,貼近社會底層的老弱婦孺,是筆者服務期間最深的感觸。因為九份與恆春兩座美麗小城,人們開始反省,電影究竟是城市文化的推手或殺手。與此同時,我們也不能忘記,恆春半島還有許多鏡頭未曾訴說的故事。若人們關心海角大小事的熱情,不會因電影下檔而消減。這未嘗不是恆春半島的「契機」。

--

 

原本很想向長期在此服務的社工們打聽,我們所見到的老人、婦女、孩子,他們究竟背負著什麼沈重的故事。
但在知道一個、兩個故事以後,我幾乎不願也不忍再追問其他人兒的故事,且巴不得將剛進入腦海中的全數抹去。
我想,還是讓我只記得VUVU們泛開如漣漪般的皺紋,露出所剩無幾牙齒的開懷大笑;孩子們嘟著小嘴對功課失去耐性,明明是耍賴卻又有點可愛的表情;以及媽媽們一邊哄著身邊的孩子,一邊穿針引線的專注神情。這些就足夠支撐起我對恆春的回憶,不需要那些令人鼻酸的故事了。

 

 

 

 

芳祥書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wei
  • 果然是篇文情並茂的好文章呢..寫完論文.就來創作吧.真好~
  • ^^ 我們在彼此的小格裡衝人氣
    這是不是在用網路在寒流裡相互取暖啊^^

    芳祥書房 於 2008/12/17 10:22 回覆

  • 詩言志
  • 恭喜兄“踏出第一步”,一定要堅持下去哦。編輯把題目改得更吸引眼球了。
  • 謝謝立平兄敦促啊。未來真是要多磨磨自己的筆尖和眼光了。
    另外,你說的對,編輯先生確實高明啊!

    芳祥書房 於 2008/12/18 00:25 回覆

  • fangxiang
  • 感謝瑋儀師提供這麼好的一則小故事


    現在式
    【李家同】

    老張是我的高中同學,他的一大特點是英文非常好,也常常教我們一些英文文法的規矩,在那個時候,我老是搞不清楚現在式和現在進行式的差別,也更搞不清楚現在式和過去式之間的差別。我到現在還記得老張警告我們不能輕易地用「現在式」,因為現在式往往有永垂不朽的意味。比方說,假設有人已經去世了,我們如果說:「 He was a good writer.」,是指他生前是一位好的作家,但如果我們說:「 He is a good writer.」,是指他雖然已經去世,世人仍然認為他是好的作家,頗有他已永恆的意思。所以我們在用現在式時,必須非常小心。

    由於老張非常聰明,他的事業也就很順利。他在五十幾歲以後,所累積的財產已經相當可觀,因此他在五十五歲左右,就幾乎已是半退休狀態,將他創立的公司交給了專業人員經營,他和他太太兩人到處遊山玩水,世界上有名的地方,他們都去過了。

    老張唯一的遺憾是他太太在晚年時心臟不好,令他完全沒有料到的是,他太太居然有一天在睡夢中過世,雖然死得很安詳,可以說毫無痛苦可言,但是老張所受到的打擊,當然非筆墨所能形容。他太太在家裡過世,在送到殯儀館之前,必須等檢察官和法醫來驗屍,這種情況之下,只有檢察官才能開立死亡證明,沒有死亡證明,一切殯葬事務都無法進行的。檢察官不是隨傳隨到的人,老張等了好久,才拿到他太太的死亡證明。

    經過這件事情,他有一個感慨,他發現,在台灣,人不分貴賤,死亡以後,一定要有死亡證明,再窮的人過世了,也會有檢察官親自來驗屍。可見得,在我們國家,人的生命是很受尊重的。可是,老張曾經去過印度,有一天清晨,老張從旅館出來散步,一不小心,他碰到了一個躺在路上的人,因為這條路有一點斜,這個人就一路滾了下去,顯然他碰到了一個死人。最令他感到傷心的是一直到下午五點鐘,都沒有人來管這個過世的乞丐。老張的太太過世以後,老張又想起了這件事,他在想:這個人死了以後,有沒有人給他一張死亡證明呢?當然不會,因為他連出生證明恐怕都沒有拿到,何來死亡證明?

    老張太太的死亡證明之外,還有一件令他感慨的是墓地的事,老張很有錢,買到墓地下葬並不是問題,可是就在他辦喪事的時候,他發現一位年輕的寡婦也要替她死去的丈夫辦喪事,而她真的無法付喪葬費用,連最基本的都付不起,老張毫不猶豫地替這窮苦寡婦付了喪葬費。

    老張事後常和我們這些老朋友談起這件事情,他說他常去參加那些有錢人的告別式,他發現人們真是勢利,每一個有錢人的告別式都是人滿為患,花圈一直放到街上,而窮人呢?他們悄悄地離開這個世界,沒有人知道他們是誰,沒有人知道他們生前住在哪裡,也沒有人知道他們葬在哪裡。他常說,世界上有太多的人「死無葬身」之地。

    兩年前,老張作了一個非常戲劇化的決定,他找到一個專門照顧非洲孤兒的組織,這個組織在一個講英文的非洲國家,老張決定到那裡去作義工,用英文教那裡的小孩子數學。他到了那裡以後,才發現這些孤兒中,大多數是愛滋病孤兒,那些孩子活不了多久的。從老張的信看來,他終於在做一些有意義的事,因為他說不論是哪一個小孩,在他生前,一定感受到愛與關懷,他的去世,也一定是一件有尊嚴的事,舉例來說,每一位去世的孩子,孤兒院都會為他舉行追思彌撒。

    老張在他去非洲以前,曾和我們餐聚過一次,他告訴我,他去非洲要達成兩個目的:他要死在一個拿不到死亡證明的地方;第二,他要死無葬身之地。

    一個月以前,老張的兒子打電話給我,老張去世了,他將立刻飛到非洲去。老張的兒子回來以後,告訴我他的爸爸的確沒有拿到任何死亡證明,因為這個貧窮的國家,人死了就死了,沒有什麼檢察官來簽發死亡證明書的。他葬在哪裡呢?孤兒院的修女們不肯告訴老張的兒子,她們說這是老張非常堅持的事,而且她們也有老張的書面聲明,希望大家不要公布他葬在哪裡。

    可是修女們給了老張兒子一張老張的畫像,這是一個孤兒畫的,畫得很像,將他的慈祥畫得很入神,在這張像的右下角,寫下了「Mr. Chang, 1930-2006」,表示這是老張的畫像,而且也表示他已經在二○○六年去世了,但是下面還有一句話「He lives.」。

    我忽然想起了老張對於英文現在式的詮釋,「He lives.」是現在式,表示他將永遠活在孩子的心目中。

    老張最後沒有如願以償,他仍然拿到了一張有畫像的死亡證明,最不容易的是:這張死亡證明上有現在式的句子。在這個世界上,這張死亡證明是沒有用的,但是在他進入天堂的時候,這張有現在式的死亡證明,一定有用的。窆

    【2006/04/16 聯合報】
  • tiny
  • 曾經

    曾經我也有那種熱情,
    大一時曾跟社團到六龜育幼院幫小朋友課輔,
    也曾住到山上幫原住民小朋友寒假輔導,
    可是小孩很皮,自己事情也多,就沒有持續下去。
    原本,男友就有意幫貧苦小孩補習,現在我考上公務員了,我想我們應該可以一起做點事。
    有些小孩只是缺了一雙溫暖的手,如果可以我願意追隨學姊的腳步去做點事。
  • 踢你
    看到你來真好 6^^

    芳祥書房 於 2008/12/31 20:02 回覆

  • icecore
  • 乾女兒好可愛唷^^* 主角也笑得很開心
  • 哈哈 你好^^
    得到你的留言很驚訝呢 是什麼讓你注意到我的小格呢?!
    連到你的小格發現 你也和我用一樣的版面啊
    算是有點小緣分喔
    謝謝你 也祝福你^^

    芳祥書房 於 2009/02/02 19:11 回覆

  • 陽光蘇打
  • 或許就像小鎮恆春的小孩那樣,他們是因為缺乏資源,而我們則是因為擁有太多資源,只能在電視電腦前面慢慢老去,或許這樣的生活很不一樣,但結果都是一樣的。
    曾經感慨怎樣的人生才會有價值,或許年紀還是太小了,但就像老師您走入各個角落,就會發現怎麼做才會讓生命更有寬度,聽您說您嚮往到國外的志願役,我覺得您好勇敢,相信您一定是克服許多的難關才得以堅持自己的想法,現在的我總是缺法想法,動腦對我來說變得有點懶,這就是我覺得自己可悲的地方,我是幸福的孩子,卻找不到讓自己得以滿足的價值觀,我想很多人也一樣吧!因為我們幸福到不用思考,眼前出現的幾乎都會是美好的。
    到底這樣是幸還是不幸?我想各有優缺吧。
  • fangxiang
  • 感謝留言 ^^ 
      看到我親愛的學生能反省生命的意義,能有這樣深刻地思考著,真是我的福氣。當然,試著說說我的想法,更是我責任啊!
      「怎樣的人生才會有價值?」這想必是你留言的最重要問題。以下我有幾點想說。
    第一,形塑自己的價值觀
      讀到你的留言,讓我想起《論語》中孔子與弟子們「各言爾志」的段落。弟子們各自發言,暢言其志。我們也許可以說,此即孔門弟子們在表達,什麼是他們心中「最有價值的人生」。不同的弟子,有著全然不同的性情與際遇,自然有著全然不同的想法。孔門弟子如此,我們又何嘗不是如此呢?很感謝你在留言中對我的讚美,但是這也還是我的選擇,不是你經過考慮後,自己成形的選擇。如果在有過深思熟慮,甚至親身實踐後,你也認同這個價值。那麼,我將張開雙臂迎接你,因為我們有著相同的價值觀,有著同樣的追求。所以,我首先要說的是,要形塑自己的價值觀。
    第二,多讀人物傳記
      留言中提到,「我總是缺乏想法」,前項提到要形塑自己的價值觀。這兩點可以一並再深入來談。如何讓自己有想法,如何形塑價值觀?我想,最好的方法還是閱讀。應該讀什麼?讀人物傳記。讀各行各業,任何你有興趣領域成功人士的傳記。在傳記中,你將發現他們何以出色的原因,成功的過程,遭受的困難等等。最後,若不自覺地興起一股「有為者亦若是」的熱情。那麼,這領域以及其最核心的價值,應該就是你可能的選項之一了。多接觸,多閱讀,這會讓你的世界更加寬廣。
    第三,多親近各領域人士。
      這點亦承上而來。讀書雖然很好,但若能親近活生生的人物,當然更好。多請益,多談天,將對方可能數年的經驗,內化為自己的能量。這當然是最好不過的了。
      我的職業病犯了,回個留言像是在寫論文一樣,還分點列項地一一說明。希望這個方式能讓你看的清楚,而因此所導致缺乏文章美感的毛病,就請你原諒了。最後,我想說的是,我們都在尋找讓自己發光發熱的人生舞臺。經過幾年的學習與嘗試,我已經找到我的舞臺,那就是講臺。而你呢?一定有。我等著在臺下當你最忠實的觀眾。
      寫了這麼多,雖然不知道你是誰,但知道你是我最可愛的學生,這樣就夠了。祝福你。
  • gilbert  kung
  • 司馬祥,好久沒有見你了,恭喜你畢業啦
  • 親愛的龔大叔

      你這麼說 我就實在慚愧到不行啊^^

    芳祥書房 於 2009/05/07 18:59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