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光祖.jpg 

【 九十七年度第十九次學術講論會 】
 
主講人: 陳光祖 先生(本所副研究員)
講 題: 商代錫料來源初探
時 間: 2008年11月24日(週一)上午10:00
地 點: 本所文物陳列館五樓會議室 

這回是我首次參加考古學組的講論會。陳老師論商代錫料來源,此問題和青銅器的歷史密切相關。

是商代物質文明整體研究重要的一部分。

錫料來源,有「南方說」、「北方說」、「歐亞草原說」。陳老師目前關注「歐亞草原說」的部分。

與會的文字學組陳昭容老師,提出金文考釋與考古相關的問題。關注在「錫」、「賜」字上。

此與怡良師所特別強調的「錫我以嘉名」相同。聽到覺得特別親切。

怡良師所舉的是「離騷」的例子,較金文與青銅器晚得許多。在會議時也就無法提供與會師長參考了。

芳祥書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wei
  • 怎麼覺得..講者長得好像鑒毅哦..神情和角度..像~
  • 經你這麼一說 還真是有點像呢

    芳祥書房 於 2008/11/28 10:03 回覆

  • 阿寶媽
  • 真的真的,青銅銘文每以寫「錫」作「賜」(也有从日者),每回讀到,就想到怡良師楚辭課一開學教的第一段,備感親切。想問問學長,對於昭容師的提問,陳先生有什麼回應呢?

    (又,陳先生這張照片也太有歷史了吧,他現在根本就不是這模樣啊~想當年在史語所,他可是天字第一號大帥哥呢)
  • 哇!!阿寶媽媽 沒想到這篇最冷門的 卻把您給引了出來啊。咳咳!這裡難得有人問這麼認真的問題,那我當然要認真的回答啦。
    陳光祖「商代錫料來源初探」說:
    「陳介祺舊藏一件春秋初期曾國銅器『曾伯○簠」銘文有『曾伯○哲聖元武孔黹,克狄淮夷,印燮繁湯,金道錫行,具既卑方,余擇其吉金黃鑪,余用自作旅○,以征。』暗示春秋初期已有南方銅料與錫料輸入中原。」
    (祥按:打不出來的字,用○代替。)
    光祖老師認為「金道錫行」的「錫」,指的就是「錫」。而昭容老師認為,此「錫」應作「賜」解。光祖老師回應時也說,他知道昭容老師此種觀點,但也有一說認為,「金道錫行」的「錫」,就是金文中唯一可以解作金屬「錫」的「錫」字。
    不知道這樣說明清不清楚,能不能回覆當時的討論大致情況。給阿寶媽參考。
    (光祖老師的照片確實和我見到的本尊相差很多。不過,史語所的那些研究員照片,每張都要再加個十歲,才是老師們現在的樣子吧。照片裡的兩個小妹妹,搞不好都大學畢業了>_<)


    芳祥書房 於 2008/11/29 00:18 回覆

  • 阿寶媽
  • 沒錯喔,我第一個想到就是這件青銅器,作器者是在春秋戰國時期的南方小國的曾國裡當朝,他的名字有點怪,其實就是油漆的「漆」的本字,(你看看本字,是不是像樹漆從樹上滴落的樣子?)只是不管是運金的道,還是載錫的道,都是晚到東周了,不能做為商代材料的輔証。

    在印象中,陳先生一直是青銅材料鄂爾多斯草原來的擁護者,從艱澀的金文裡提起頭來聽到這樣的觀點,很容易就想到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雁叫斷西風…

    啊,在氣死國文老師前,還是要記得謝謝芳祥的仔細說明與熱情分享,了卻了不能前往聆聽大咖講道的遺憾,甘溫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