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020180.JPG 

返老還童的部落VUVU們

關心、陪伴、遊戲:八瑤部落日間關懷站的日常活動

 在協會安排之下,我們每星期二、三兩天,必須到滿州鄉八瑤部落,參與老人日間關懷站的各項活動。

 「VUVU」是排灣族語,意指老人。在排灣族部落裡,漢人常說的「阿公」、「阿嬤」,是行不通的。

光是學著用「VUVU」這個詞,就讓人很有轉換個全新空間、族群的具體感受。

我們由恆春鎮出發,經過滿州鄉縣道邊,開滿波斯菊的山野瀾漫處。再沿著山路不斷的向上攀升,向山裡走去。

這一路上,我們總是頂著強勁的落山風,逆風前行。車速明明只有五十公里,卻感受到超過八十、九十公里時速的狂風刮過面頰。

VUVU們早在我們九點準時到達之前,就有部分在活動會場中,排好圍成U字型的鐵椅,靜候大伙到齊。

當然,也有VUVU在我們之後才跚跚來遲。他們有的行動尚稱敏捷,但大多數拖著緩慢的步伐,甚至需要雙手皆撐著手杖,才能顛跛地薖開腳步。

而這所謂的手杖,其實也只是不知從何而來的兩條較粗的樹枝而已。其生活條件較為艱困,是可以想見的。

P1020245.JPG 

活動開始,在社工的帶領下,我們協助量血壓、體溫、體重等等,藉以了解VUVU最基本的健康狀況。

操著一口流利排灣族語的社工,更在此同時,與正在檢查,或在一旁等候的VUVU話起家常、噓寒問暖起來。

拍拍他們佝僂的背,撫撫他們總是酸疼不已的手腳關節。摸摸早已佈滿歲月刻痕的額頭,問問他們感冒風寒是不是好些了,還有沒有發燒。

這些這些,我們一開始還感到生疏,但在社工與牧師的帶領下,也能很自然而然地學會了。

甚至,在當我看到一位因牙齒全無而雙脣凹陷的VUVU時,竟不禁想起早已仙逝的奶奶。因為她們有著同樣的特徵。

也許正因為移情作用所致,我特別喜歡和她說話,雖然她可能一句也聽不明白。

儘管如此,VUVU卻依舊展開笑容,脣邊的皺紋就像水波一般泛開,讓我看到她那所剩無幾的牙齒,就這麼孤零零地懸著。

VUVU作健康操

在簡單的檢查結束後,則是運動時間,這時社工、牧師會帶著VUVU們作健康操。

大伙跟著VCD的畫面與音樂,開始擺動身體,甩動四肢。

身子骨雖不再靈活,但VUVU們也儘量地跟著節奏,八拍八拍地更換動作。

就算是不方便站起身的VUVU,也和大家一起盡力運動他們的雙臂。

整個教會會場,在這近二十分鐘的活動筋骨時間,顯得特別有生氣與活力。

在收拾完各種健康檢查要用的器材後,我也會跟著大家一起動一動,雖然這對我們年輕人來說,實在是輕而易舉的幾個簡單動作。

可能是我的動作總是如此誇張,以及天生獨具的喜劇演員細胞,VUVU們看到我的動作,總是暗自竊笑。

背後傳來笑聲,我不自覺地向後張望,看到他們的笑容,我動得更加起勁了。

P1020199.JPG

健康檢查與體操之後,教會牧師與社工為VUVU們安排許多靜態或動態的活動。在此之中,我最愛陪著VUVU們畫畫。

說VUVU們在畫畫也不盡然,其實他們只是在卡通著色本上,用蠟筆或彩色筆著色而已。

活動進行時,我們發給大家一人一本著色本,兩到三人共同一盒色筆。大家就這麼玩了起來。

牧師對我說,他比較希望VUVU用蠟筆著色,而不是彩色筆。

原因在於,蠟筆在手指用力輕重的不同下,會有濃淡的色差。這對於訓練VUVU們手指的靈活與力量,比較有幫助。

若是彩色筆,則是輕輕一抹即有色彩,與蠟筆大不相同。

觀察桌上所放置的色筆,確實也以蠟筆為多,其中只有一盒彩色筆。(就是照片中那一盒)

VUVU們和孩子們沒什麼不同,在著色時充分發揮「同學愛」。借筆、等筆、討論、分享,不一而足。

看他們開心的著色,真讓人覺得,VUVU們整個返老還童了。

前文提到,「VUVU」一詞是排灣族語中的「老人」。其實,它還有更豐富的涵意。

「VUVU」擁有兩種意義,它是可以兼指「老人」或「小孩」的。

由我們晚輩稱呼老人,或是由長輩稱呼孫子輩的孩子,都可以用「VUVU」這個詞。

仔細想想,排灣族語「VUVU」,真是充滿智慧的詞彙。

老人與孩童最需要的,莫過於陪伴、關心。而不是任人使喚的外勞,與酷炫華麗的玩具。

更有甚者,許多人們晚年會有的「老化」狀況,諸如大小便失禁、無法獨自進食等等,不也都和嬰兒時期如出一轍。

看著這群專心玩著著色遊戲的VUVU們,真覺得他們徹底返老還童了。

P1020260.JPG

(各位看,三位VUVU認真研究起來)

更有趣的是,VUVU們還會在著色時,不自覺起唱起歌來。

由最熱情的楊金枝VUVU帶領、開頭,她開口唱,其他人就跟著和,整個教會裡於是洋溢樂天知命的樂音。

那排灣族的曲調與歌詞,對我來說,是如此地生疏、陌生,我全然不理解箇中涵意。

但在徘徊在VUVU作畫的背影後,卻能真切感受到他們的快樂與滿足。

雖然牧師、社工都懂得排灣族母語,以我平日所養成的追根究底態度,通常會追著他們,希望理解歌詞的意義。

而這回,就在享受這份「原味十足」的樂音時,早已忘了我是誰。

(VUVU們唱歌的過程,我有攝影下來,只可惜檔案太大了。不方便放在這裡分享)

信正VUVU噎到驚魂

所有VUVU中,有一位信正VUVU最需要大家的關心。

他似乎有輕微的智力損傷,以致於行動特別緩慢,也無法流暢地表達自己的想法。

兩個星期下來,我幾乎未曾聽過他開口說出一句完整的話,只有幾個單字而已。

通常情況下,他都一個人靜靜地坐著,沒有和任何人交談,等著我們喚他健康檢查,領著色本,或是拿便當盒吃飯。

所有活動大約會在十一點左右結束,之後就是最重要的「放飯」時間。

這天的菜色很好,有以滷雞腿為主的三菜一湯。也許因為如此,大家看起來都很開心。

P1020262.JPG

所有人打好菜、盛好湯,由牧師帶領簡單的禱告後,大家正式開動。

沒多久,至今令人餘悸猶存的事情發生了。

信正VUVU就坐在我的旁邊。一開始時,他也和大家一樣,埋頭享用雞腿大餐。

沒想到不到一會兒,框噹的好大一聲,信正VUVU的便當盒散落到地上。

轉頭一看,只見他表情痛苦、雙拳緊握、手臂抽蓄、全身僵直,就這麼從鐵椅上跌落下來。

在此同時,他的頭甚至撞到緊鄰的鐵椅,在太陽穴附近留下一道傷痕,滲出的鮮血流滿面頰。

就在信正VUVU身邊的我,是如此的無能、無助,當下見到這番景況,真是一丁點兒應變的能力都沒有。

好在,就在這最危急的時刻,社工黃大姐衝了過來,從信正VUVU背後緊緊抱著,作出「哈姆立克急救法」

哈姆立克急救法.gif

在黃大姐不斷用力催吐下,信正VUVU總算吐出噎到的食物,也慢慢恢復意識、回復正常,結束一場虛驚。

邊為信正VUVU擦擦嘴,並收捨起散落一地的餐具,眾人關切著他為什麼突然噎到,而且較以往任何情形都嚴重許多。

信正VUVU緩緩的道出幾個我聽不懂的字,卻引來身邊社工與牧師的一陣大笑。這次我就不得不問個清楚了。

沒想到,信正VUVU說,今天中午的飯菜太豐盛了,他吃得有點急。又怕自己的動作慢,大家比自己吃得快。於是吃得又更急了。

好在,真的只是虛驚一場。

最後,所有的vuvu們都用完午餐,牧師因為這天所發生的緊急事件,帶領大家禱告,為信正vuvu祝福。

在自己所見過的禱告場合中,通常是由牧師一人帶領,其他人則靜靜地低頭默禱。

然而可能因為此次情形特殊的緣故,不只是牧師,而是所有的vuvu們各自唸唸有詞。

整個教會場地,充滿著此起彼落的排灣族母語祝禱詞。

等到所有人禱告完畢。由牧師宣布散會。有不少vuvu向信正vuvu走去,或拍拍他的肩,或和他說說話。

雖然依舊聽不懂任何一句,但我想,不外乎是希望他多多保重的祝福吧。

老人間互相扶持、攜手共渡餘生的情誼,在語言隔閡之下,卻未有任何距離,依舊令在一旁的人們動容不已。

(附帶一提,我與朋友們提到這件事,並表示我從來沒有聽過「哈姆立克法」。但大家卻說,國中健康教育課本有學過。看來,我國中應該要重讀了。)

 送上藍白拖,VUVU道別

參與服務的這兩個星期,我們在星期二、三兩天,都準時到八瑤部落報到。

第二個星期的星期三,是我們與vuvu們同樂的最後一天。

結束所有活動後,在中午吃飯之前,我們與vuvu們、牧師、社工道別。

我們為牧師、社工,帶來了府城十大伴手禮中「信裕軒」的花生糖作為禮物。

而應該送什麼給vuvu們才適合呢?

信正vuvu來教會參加活動,腳上總是穿著一雙相當破舊的紅白拖。

那雙紅白拖,白色的底部早已佈滿黑黑一層污泥,紅色部分也為他的腳所撐破,幾乎就要斷成兩截了。

對我們來說,這是雙早就要換新,掉在路上眾人不屑一顧的爛拖鞋。但信正vuvu卻不論天候冷暖都穿著它。

我看到之後,心中暗暗記住信正vuvu腳的大小。徵得伙伴怡妏的同意後,打算在恆春買雙新的拖鞋給他。

沒想到,恆春鎮上沒有信正vuvu的SIZE。我只好利用回服務期間回台南的短暫空檔,到老邱買了適合的拖鞋。

在老邱那滿滿幾櫃的各式各樣拖鞋前,我停留了不算短的時間。

來回踱步地考慮了很久,是否應該買不同的拖鞋給VUVU,不要再買臺味十足的藍白、紅白拖呢?

我選的大小,VUVU是否合腳呢?新的拖鞋都很硬,不如穿過的柔軟,VUVU會不會因此而不喜歡,讓我們的美意大打折扣呢?

最後,我還是選了雙九號半的全新藍白拖。

從臺南回恆春的路上,我心裡常常浮現在老邱店裡的幾個疑問,也因此而不安起來。

好在,這一切的疑慮與忐忑,都在信正VUVU的笑容,與在場所有人的驚呼聲中化解開來。

當我們在眾人面前展示藍白拖,立即換來一陣驚呼聲。

信正VUVU似乎還沒有意會過來,直到我們請他到前面來坐下,為他換上新的拖鞋。

信正VUVU這才知道,這是為他準備的禮物,也是我們送給所有VUVU的禮物。信正VUVU仍舊沒有說任何一句話,只是微笑點頭示意。

衷心地希望,在他嘴角微笑中,代表著和眾人一樣的驚訝與歡喜。

恆春 323.jpg

結束送拖鞋後,我們和VUVU們一一握手、擁抱道別。

VUVU們拍拍我們的肩,握著我們的手。「謝謝」、「謝謝你們」,他們說著不太清楚的國語。

有些VUVU則是相當的熱情,抓著我們的手後,一把把我們抱住,抱地緊緊地。

透過牧師的翻譯,有VUVU告訴我們說:

「感謝你們這兩個星期的辛勞,你們帶給我們歡樂,把我們的心房都打開了。」

其實,我才要感謝所有VUVU們。正因各位打開心房,才讓我擁有這麼美好的回憶。

不論以什麼樣的方式道別,此刻的我,眼溫早已不聽使喚。

最後,我們留下這張珍貴的合影。

恆春 324.jpg

(寫到這裡,不禁鼻酸,又想念起八瑤的VUVU們。我們離開後,天氣轉冷,山上的你們都還好嗎?)

芳祥書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姿菁
  • 學長,你的生活真是太有意義了!看到你那充滿活力的笑容,相信也感染了那些VUVU,給他們帶來很大的快樂吧!
  • 滴兒姿菁
    感謝回應,VUVU們只恨我沒有每個人給他們一雙新的拖鞋吧 >_<

    芳祥書房 於 2008/11/26 21:06 回覆

  • MT
  • 返老還童

    vuvu們畫畫的樣子,真是可愛,場面好溫馨。不過,YT和vuvu們的合照,YT的表情和動作,更像個小男孩呢!你也返老還童了呢~~~
  • 我和VUVU們比起來 當然是個小男孩啊^^

    芳祥書房 於 2008/11/28 10:03 回覆

  • brings
  • 看到最後兩張照片,好感動喔......
  • 感謝回應
    這只是平常無奇的照片 是看照片的人兒有超過常人的豐沛情感

    芳祥書房 於 2008/11/28 10:0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