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首度經歷,幾近家暴程度的夫妻失和案件。

鄰居K先生、K太太一直以來給人和氣、熱情的印象。

沒想到,今晚凌晨,一陣原本不屬於寧靜夜裡的急促門鈴聲。

我快步向前開門,沒想到,迎面而來的是哭喪著臉的K太太。

她拉著我的手到家裡面,只有K先生在家裡,妹妹不在家。

K先生帶著滿身酒味,佈滿血絲的雙眼,以及檳榔紅的嘴脣。

他看來意識還滿清醒的,一直對我說,過一會兒就沒事了。

K太太則堅持要到我家裡來,還拉著我的手,像是盾牌似地保護著她。

在K家極短暫的幾分鐘裡,我看到一扇被撞壞的木門。

K太太也一直說,K先生對他拳腳相向。

她在簡單拿了衣物與鞋子後,回到我家裡。

此時K先生直說,我這麼做就錯了,就錯了。

我一時也不知道怎麼辦,只能聽K太太的話,把家裡的門關上。

安頓K太太在客廳坐下,媽媽也被一連串的聲音驚醒。

我們陪了K太太說話,說關於K先生愛喝酒的種種。

一時也幫不上什麼忙,此時我們也只能聽著她說,不時遞上衛生紙、熱水,以及試著接話、答話。

我說,是不是應該尋求婦幼保護專線的協助。

K太太說,她曾找過警察來。但對於我的意見,又未置一詞。

待媽媽整理好床鋪,我們招呼K太太在家中睡下。

她們倆在房裡說了好一陣子話,聲音慢慢變輕。

算是結束了今晚一場驚魂。

 

 

 

芳祥書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