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住民全人關懷協會 http://www.iphcco.url.tw/

寫完博論之後,一直淪陷在海角七號的情緒裡。

沒想到,未來兩個星期,我要在國境之南渡過,尋找自己的海角故事。

晚上準備好行李,心情沒有預期的緊張、興奮,反而是平靜,而有些疑問的。

一介書生,我能為恆春的原住民朋友們做些什麼嗎?

我真的能有比別人更細膩的觀察嗎?我能將感動我的故事,透過文字傳遞,打動其他人嗎?

為了證明,書生報國不只有學術。這兩個星期就好好的做吧。

最重要的,也許就是,把全身的書生氣全部脫下。

 

 

芳祥書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