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下最後一顆籃板球後

  二十九歲那年,我的第九個大中盃在母校成大舉辦。光復、自強球場熱如鐵板,無數的汗水淚水與加油吶喊皆瞬間蒸發。那是最後一場比賽,當我搶下最後一顆籃板球後,我傳給誰?他又如何推進?如何組織進攻?最後有沒有得分?早已不復記憶。但是,求學時期那「文武雙全」(真好比現在的林書豪)的夢想,卻依然清晰。
  大學四年來,系隊校隊的練習鮮少缺席,老實依照校隊教練安排操課,並把菜單帶回系隊。雖然矒矒懂懂、闇於方法,但寒暑假也留校埋頭瞎練。最最得意的,是為了爭取校隊出賽時的上場機會,也為了每年下學期的大中盃,大一寒假留校練投五千球中距離。身為球員,在大中盃場場先發,在大專盃卻苦無機會,其間的矛盾與徬徨雖從來不曾消靡,但我卻也堅持下來,儘管最後還是坐足了四年的板凳。練球結束,合唱比賽、大專聯吟、系學會活動,我亦是無役不與。每晚還得學著古人搖頭晃腦,耽溺在孤燈與鍵盤前。支持下去的力量,正是那文武雙全的自我期許。
  大學畢業後,離開了校隊;博士畢業前,在大中盃謝幕。搶下最後一顆籃板球後,我是仍提著槍,卻失去戰場與戰友的老兵。幸運的是,老兵晚景並未如想像般淒涼。

芳祥書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